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新闻详情

刁大铁锤传奇/王乃飞

  

1. 锤下救人


  章丘铁匠闻名天下。章丘的铁匠手艺精湛,并且都有一种倔强的本性,都是硬汉子。在这些铁匠们身上,留下了很多绝活,也留下了很多故事。

  民国年间,章丘城里出了一个姓刁的铁匠,他有一手绝活,让那些铁匠同行们都刮目相看。刁铁匠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汉子,剃着个光头,锃明瓦亮,手里拿着一柄大铁锤。他的绝活就出在那把大铁锤上,他打铁从不像其他铁匠师傅们那样,用不同重量的铁锤反反复复的敲打,而是只用他手里那把大铁锤。他看好了手里的活就对你说,他能用几锤把它打好。能用七锤的绝不使出第八锤。他每一次下锤,那铁便会变个样,等到他指定的那一锤下去,那块铁保证能变成有尖有刃,厚薄适中的铁器,让主人心满意足,无可挑剔的拿走。打出的菜刀斧头锋利无比,镰刀锄头等农具也都轻重恰到好处,使着顺手。这个刁铁匠就用自己一把大铁锤在铁匠们中独树一帜。人们都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了,也都懒得记,只是叫他的绰号,都叫他“刁大锤”。

  这刁大锤由于干起活来省事,寥寥几锤便能把铁器打造好,所以城里人有活都爱来找他。一来可以很快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二来也是想目睹一下刁大锤锤上功夫的绝技。

  刁大锤手艺好,也就不愁没饭吃,家境也相当富裕。并且他还讨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春杏。刁大锤对自己的生活也很满意,没事就爱摸着光头傻笑,并且生活中处处他都是笑着的。只就是有一次,他严肃得却几乎要把脸上的肌肉崩裂……

  那一天,刘屠户家的儿子顺子在外面玩铁圈儿,让铁圈儿在地上滚来滚去。后来玩倦了,就坐下来把铁圈儿拿在手里来来回回地玩。也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咋的,顺子后来就把铁圈儿试着往头上套。由于顺子还小,那铁圈儿大小与他的头正合适,顺子一下子就把铁圈儿套在了头上。顺子觉得好玩,还用手往下撸。等顺子把铁圈儿撸到眉毛上的时候,再想往上撸去却撸不上来了。那个铁圈儿死死地箍在了顺子的脑袋上,就如孙悟空戴上了那个紧箍。小孩的肌肉嫩,往下撸的时候刚好撸,再往上撸却被骨头卡住了。只一会儿的工夫,顺子便小脸憋得红红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然后就倒在地上,嚅动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最先发现顺子的是刘屠夫的老婆,她从屋里出来泼水,看到儿子的样子,惊叫一声,脸盆就落了地。老婆忙喊刘屠夫。刘屠夫的猪只杀了一半,就放下屠刀赶过来。刘屠夫也是束手无策,这个铁圈儿一无把手二无扣的,套在顺子脑袋上连点空隙都没有,这怎么能弄得下来呀?邻居们知道后也都纷纷赶来,一会儿便把刘屠夫的院子围满了。大家七嘴八舌地为刘屠夫出主意。有人说在顺子脑袋上抹上油,一润滑铁圈儿就出来了。可顺子的脑袋上抹满了猪油,那个铁圈儿还是纹丝不动。又有人说,用钢锯把铁圈儿锯断。可铁圈儿几乎嵌在了肉里,根本不容易下手。锯了半天,那个铁圈儿上只锯出了一白道杠。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大脑是人的神经中枢,这个铁家伙卡在人的脑子上,脑袋里就缺氧,时间长了会有生命危险的。如果再这样锯下去,就是把铁圈儿锯开,恐怕人也早已死去多时了。大家都没了主意,刘屠夫的老婆就抱着孩子号啕大哭了起来……

  眼看顺子就要死了,这时从人群里钻出一个人来,他走到人前才说:“大哥大嫂,我有个办法能把铁圈儿弄开!”刘屠夫夫妇抬起头来,见面前说话的正是刁大锤。刁大锤站在地上就如半截铁塔,脑门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明亮。他手里拿着把大铁锤,脸上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等刁大锤说出他的办法时,大家都吃了一惊。刁大锤的办法就是一锤下去把铁圈儿砸开!大家听后都说不可。那一锤下去,铁圈儿是开了,那脑袋不也就开了瓢了吗?还不如落个全尸呢。

  这时,顺子面如白纸,手脚已停止了动作,两只眼睛都紧紧闭上了,再不采取措施,孩子就完了。刘屠夫瞪着血红的眼睛,对刁大锤说:“兄弟,你尽管下锤吧,这孩子是好是歹能死能活,都是他的命,我不怪你。”

  就这样,顺子的头便被放在一块铁砧子上。刁大锤脸上凝重得就如一块铁,他拿着大铁锤围着顺子的身子来回地转了两圈,拿捏着下锤的最好角度。刁大锤突然大喊一声“开”,抡起锤子就向顺子的脑子砸了过去。那把大铁锤带着风声,带着刁大锤的劲道,就向顺子的头砸了下去。大家都为刁大锤捏着把汗,这一击的成与败关乎着一个人的生与死,非同小可呀。

  只听见“当”的一下子,那个铁圈儿早已断为两截。顺子的头上只是擦破了一层皮,而顺子还是闭着眼睛,难道他已经死了?正在大家疑惑间,就见顺子的胸口突然起伏了一下,接着就长出了一口气,哇地一声哭出来……顺子终于活过来了,院子里一片欢呼声,但刁大锤脸上却没一点儿高兴的意思,拖着大铁锤,迈着沉重的步子,从人群里走了出去。

  从此,刁大锤的名字叫得就更响了,人们都知道刁大锤的锤子不光能打铁,而且能救人。


2. 再现绝技


  刁大锤名声越来越大,手里的活更多了,多得忙不过来,刁大锤成天乐呵呵的,盼着日子越过越好,可他却不知道,这好日子过不成了。

  这一年,日本鬼子打进了章丘城。

  那些日本兵到处烧杀抢掠。每一个章丘人恨得眼里都要冒出火来,但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这些手拿刀枪的魔鬼又能有什么办法?

  占领章丘的日军头目叫山本,是日本军中的一个大佐。他一来到章丘就下令,让章丘百姓献出三十个黄花闺女,留在军中服务。说是洗洗衣服做做针线活,其实谁不知道日本鬼子心里打的是啥主意。谁家有闺女要是到了日本鬼子的手里,那还不是羊入虎口。

那些日本鬼子接到山本的命令后,就四处抢人,看到谁家闺女有点姿色,抢过来就带走。谁家有俊俏闺女都忙不迭地藏起来。但城里却出了内奸,索财主对那些日本兵就如见了亲爹似的,他知道谁家有俊俏闺女,就领着日本兵到处去搜。

  三十个大闺女很快就找齐了,日本兵把那三十个大姑娘像拴蚂蚱似的,拴在一根绳子上。山本也开着车威风凛凛地在章丘城出现了。在山本旁边还坐着个又矮又胖的中国人,是山本的翻译官。人们一眼就认出,他就是索财主的儿子索震。前些年都知道他到外国留学了,谁承想他竟做了日本人的走狗。大家都恨透了索家父子。

  山本看到那三十个抢来的“花姑娘”,就高兴地直说:“哟西,哟西!”索震就在一旁点头哈腰,跟山本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山本就发出一声声淫笑。他马上命令,把那三十个“花姑娘”带到他的司令部。

   可山本想走却走不了了,不知什么时候已围上了很多人,他们都是那些姑娘的亲人,把山本团团围住,要求放了他们的闺女。哀求声哭泣声此起彼伏的在山本耳边响起。山本瞪圆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一声声不满的吼声,手就去按腰间的军刀……索震趁机跑出来对大家说:“乡亲们,大家都不要吵了,你们没看见太君都发怒了吗?其实这又有什么呢,为太君服务那是我们的荣幸。你们看我,成天在太君身边,不是很好吗?”索震竟厚颜无耻地说出这样的话来,大家都愤怒地看着他。就有个老头站了出来,气得胡子一撅一撅的。

  那个老头索震认识,他是房秀才,唐代贤相房玄龄的后人,清末的时候中过秀才,还没等再考取更大的功名,清朝就被推翻了,可是人们还是习惯叫他房秀才。房秀才在当地很有名望,大家有什么事都爱请他出面,他也算是章丘城里最有学问的人了。

  房秀才一出来,索震笑脸相迎,:“房爷爷,你来了。”

  房秀才气得对索震冷哼了一声,破口大骂:“索震,你这个畜牲。你还算是个人吗?我们这里的粮食白把你养这么大,绣水江里的水,白让你喝到这么大,都喂狗了。你家里就没有姐妹吗?你认贼作父,跟着日本鬼子这帮畜牲来打我们中国,你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索震被房秀才说得满脸通红,却没动怒,转身向山本叽里呱啦地不知说了些什么,山本就怒目圆睁,嘴里说了一声“吧格!”刷地一下子就抽出了腰间的军刀。那把军刀在阳光下闪着强烈的光。山本的手法很快,那军刀只在空中留了道白光,就向房秀才的头上砍去。这一刀下去,房秀才还不被劈成两半吗?大家都把心提了起来。在那三十个姑娘里就喊出了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爷爷……”

  眼看一幕惨剧就要发生,山本的军刀就要砍到房秀才的脑袋上了,却突然觉得遇到了一种强大的阻力,把军刀硬给挡了回去。并且那股力量很猛,山本被迫往后退了几步,用刀往地上一拄,才勉强站住。

  一旁的索震也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人群里多了个人, 那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大铁锤,脑袋瓜子倍儿亮,正是刁大锤。索震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对于刁大锤那神乎其神的大铁锤,他早有耳闻,并且刁大锤用他的锤子救了刘屠夫的儿子一命,他也知道。今番,他见到刁大锤把山本的军刀磕出去,又不伤着山本,把大铁锤的力道掌握得如此精准,真乃绝技呀。

  山本也缓过神来了,他看了一下手里的军刀,竟是完好无损,而按他当时感觉到的那股阻力,非把刀磕断不可。就心中暗叹,这力道把握得真是恰到好处,小小的章丘城里原来还有高人。当山本知道刚才挡他那一下子的,竟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铁匠时,觉得颜面大失,怒火一下子就冲上来,他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呜呜声,气急败坏地作了个架势,军刀直指刁大锤,要跟刁大锤决斗,周围的日本兵也都拉上了枪。这次决斗不管谁胜谁败,看来刁大锤都是难逃一死了。

  形势剑拔弩张,老百姓们也都攥紧了拳头,准备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与日本鬼子拼死一战。索震看到这阵势,却眼珠一转,走到山本跟前,又跟他嘀咕了几句。山本立即就转怒为喜,收回了军刀,嘴里直说着“哟西,哟西!”人们都感到奇怪,索震到底说了什么,让山本有这么大的转变?难道索震被房秀才这一骂良心发现了,要来保护刁大锤?

  索震又跟几个日本兵小声嘀咕了几句,那几个日本兵嘴里“嗨,!”地应着,就走了。

  接着,索震又把刁大锤拉到一旁,对他说:“刁大哥,我知道你是个硬汉子,可好汉不吃眼前亏呀,你看这架势,你一把铁锤能挡得了几发子弹?我们到底是乡里乡亲的……”刁大锤一直不拿正眼瞧索震,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说:“说吧,你到底要我怎么样?”索震就皮笑肉不笑地向刁大锤近前凑了凑,:“我把你神乎其神的锤上功夫跟太君说了,太君果然很欣赏你,表示不再追究了。太君也是个爱才的人。只是太君想见识一下你锤上的功夫,过一会儿你只要把锤下救人的绝技给太君演示一下,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刁大锤这才明白了索震的用意,瞪圆了眼睛,:“什么?索震,亏你想得出,那只是迫不得已的事,谁能拿人命开玩笑。”

  索震又说:“刚才太君说了,只要你的锤子让他满意,他不但放过你,并且把那三十个姑娘也放回去!那三十个姑娘的命运可都掌握在你手里了。”刁大锤听到这里,手里的大铁锤握紧了,:“好,就一言为定,你可要说话算数呀!”索震脸上却诡秘地笑着,心想,好戏还在后头呢,到时候我看你怎么下锤!

  过了一会儿,那几个日本兵就拖着个大肚子女人过来。刁大锤一看就傻了眼,那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老婆春杏呀,她怀孕快七个月了,再过不久就要分娩了。就见日本兵在春杏的大肚子上套了个铁圈儿,又把春杏绑在大槐树上。大家这才知道了索震的用意,好歹毒的招呀!大家都为刁大锤捏着把汗,这一锤下去闹不好就要出两条人命呀!

  刁大锤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大树下走去,他手里握着的锤子都有些发抖了。刁大锤围着大树转了几圈也没敢下锤。春杏就向刁大锤喊:“孩子他爹,你就使劲砸吧,只要能把那三十个闺女救出来,就是搭上俺和孩子的命也值!

刁大锤瞪圆了眼睛,手里握紧了大铁锤,喊声:“孩子他娘,你可要挺住呀!”话音未落,那大铁锤就出了手,急如流星快似闪电,只听到“当”地一声,那个铁圈儿便被震成了四半,春杏的肚子却安然无恙,衣服连点破损都没有。而刁大锤却“咣”地一下子把大铁锤扔在地上,他的手上已出了血,有的地方都脱了皮,可见那一锤他用了多少心力,这真是用生命打出的锤呀!

  山本和索震都在一旁看呆了,他们这才知道,天下竟有如此神奇的锤。山本马上拔出军刀来,向他的那些兵们喊:“我命令,把这三十个花姑娘放回去,并且以后谁也不许扰民,有违令者,就如这根绳子——”说着山本就手起刀落,那根捆着姑娘们的绳子被山本砍开了。那些姑娘们获得了自由,都扑到亲人的怀里。春杏也钻到刁大锤的怀里,:“孩子他爹,我们没事了,回家吧!”刁大锤的心里却在念叨着: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的……


3. 为锤断臂


  果然不出刁大锤所料,只隔了几天,索震就带着几个日本兵找上门来。索震一进门就笑着说:“刁师傅,恭喜了。我们奉了山本大佐的命令,给你送活来了!”索震拿出几十块大洋放在桌上,就算是订金了。又拿出一张图纸来,图纸展开来,上面画着一把日本军刀。

  刁大锤从索震他们一进来就面沉似水,没言语。索震并不介意这个,皮笑肉不笑地坐下来,对刁大锤说:“这是太君特别关照让你给他打的军刀,特请刁师傅用你锤上的绝技把它打造成。你放心,只要军刀打好了,太君是不会亏待你的。”

  原来这个山本一生有两大爱好,一是女人,二就是军刀。如果让他在这两样中选一样,那就是军刀了。山本满脑子武士精神,爱刀如命,刀不离身。山本家中已收藏了很多军刀,各式各样的都有,但山本并不满意。那些军刀不是爱卷刀刃就是刀身太脆,易断。山本一直梦想有一把天下最好的军刀,能够削铁如泥。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有把好的军刀,在战场上将如虎添翼。而制造军刀最重要的两个条件就是,最好的铁匠和最好的铁。最好的铁山本已找到,他在进入中国后,从一户人家得到了一块玄铁,那块铁是做军刀的好材料,可好的铁匠却一直没找到。他找了很多铁匠,他们都摇头,不敢接这个活。

  上次,刁大锤挡回了山本的军刀,又在大树下锤打孕妇,山本便看出刁大锤锤上的功夫了得,正是他要找的铁匠。这回他的军刀一定能打成了。为了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军刀,他把那三十个大闺女放了,就是想让刁大锤死心塌地的给他打军刀。

  索震让那几个日本兵把那块玄铁放到刁大锤面前。刁大锤成天跟铁打交道,一眼就看出那块铁不是轻易就能见到的,那是铁中的珍品。只见那块铁乌黑发亮,隐隐的透出一股寒气。刁大锤用手一触摸,那股寒气就从手指直透到肩头。刁大锤禁不住喊一声:“好铁!”心想,只有这样的好铁才能打造出一把刀中极品。索震也在一旁附和着说:“我就知道,英雄爱宝马,打铁的就最爱好铁。这块铁,再加上你大铁锤的绝技,打出刀来,一定是世间神品。那样也会成就你大铁锤的英名,同时你也在山本太君面前立了大功,以后你还用打铁吗?”刁大锤立马就把活应下了,:“你回去对你的太君说,这把军刀的打成要用七七四十九锤,三天后打出最后一锤。”索震乐颠颠就回去复命了。

  索震走后,刁大锤呆呆地看着那块玄铁许久,爱不释手地反复摸索着,却拧着眉头想着一件事……这时他突然觉得背后多了一个人,回头一看,正是房秀才。

  房秀才捋着他那发了白的胡子,对刁大锤说:“听说你要给日本人打军刀?”刁大锤沉吟了半天才说:“这块铁的确能打成好刀呀!”房秀才撅着胡子说:“那也不行,你给日本人打军刀,那就是在造孽呀。”刁大锤眼睛失神地看着那块玄铁,倔强地说:“我不管,我只是个铁匠,打铁是我的职责,遇到好铁更应该打造出来。我一直都想找一块好铁,今天终于遇到了,我必须把它打出来,这也是完成我的一个心愿。”

  房秀才急得直拍桌子:“孩子,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呀,你知道这块铁打成军刀会死多少人吗?会有多少同胞死在刀下吗?这块铁就是个祸根,就是把它投到绣水江里,也不能让你打成刀!”说着,房秀才抢起那块玄铁就往外跑。刁大锤正想喊住房秀才,门外就闪出了两个日本兵,用刺刀直对着房秀才。刁大锤家里早就被日本人监视起来了,对此刁大锤已看在了眼里。房秀才进退不得,他猛得把那块玄铁往头上砸去,嘴里喊一声:“不能让日本鬼子得到军刀呀!”那块玄铁砸下去,房秀才头上就流出很多鲜血,那血沾在玄铁上就渗了进去。刁大锤扑上去,摇晃着房秀才,可房秀才早已气绝身亡了。刁大锤就向房秀才的尸体拜了三拜,心里念叨:秀才大叔,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然后,刁大锤就拿起那块沾着房秀才鲜血的玄铁,进了他的炼铁房里……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等刁大锤要敲出最后一锤的时候,山本大佐竟亲临刁大锤的铁匠铺,他要亲眼看一看一把世上独一无二的军刀是怎么打成的。

  山本在铁匠铺里表现得很虔诚,先给炉神上了三炷香,又清水洗面,正襟危坐在铁匠炉旁。

  山本的那块玄铁已经八分成形了,又放在炉中烧红,再淬了一遍火后,就放在了砧铁上,最后就要看刁大锤的那一锤了。

  刁大锤拿起锤来,围着那块铁转了好几遭,好像是在找下锤的最好角度。突然,刁大锤瞪圆了眼睛,站稳了,把大铁锤高高地举过头顶,随着他嘴里一声大喊,那大铁锤带着强劲的风声呼地一下子就向那块铁砸了下去。就在风声响起的同时,刁大锤的心里却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中国的玄铁打成的军刀,只能给中国人,怎么能落到小日本手里呢;军刀怎么也不能在我手里打成。山本有了军刀,他会屠杀更多的中国人,那样我跟汉奸还有什么两样?我就是豁出去一死,也不能让山本拿着自己打的军刀去屠杀自己人。

在刁大锤砸出那一锤的时候,山本还有身后的索震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要看看刁大锤那一锤定音打出来的刀,是什么样的刀中极品。

  刁大锤的铁锤落到离玄铁还有五六指的距离了,刁大锤却突然“啊——”地一声大叫,并且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右臂的膀子纵了起来。山本一眼就看出,刁大锤这是在用右手往回扳大铁锤。山本忽地就站起来,他心里明白,那把大铁锤本身就有一二百斤,加上刚才刁大锤用的力道,再加上铁锤本身的惯性,现在起码也要有一两千斤了,刁大锤用一只手怎么能把大铁锤扳回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山本还没看明白,只听得“咔嚓”一下子,刁大锤的右手就从膀子上齐根的断了下来,肌肉撕开,筋骨挣断。与此同时,那把大铁锤也失去了准头,砸在玄铁上,把砧铁上那块铁砸断为两截。刁大锤肩膀上血流如注,喷在玄铁上,玄铁很快就变了形,变成了两块跟癞蛤蟆似的铁。

  军刀没了,玄铁毁了,山本气得哇哇乱叫,拔出了腰间的军刀,大吼一声:“巴格!”就向刁大锤砍去……


4. 最后一锤


  山本的那一刀并没砍下去,军刀离刁大锤还有几寸的时候,却突然停在了半空。看着晕倒在地的刁大锤,山本说:“好,你是个硬汉子,为了不给我打军刀,你宁可自残。可我偏不让你死,我要让你在我身边,让你看着,没有军刀我一样把中国征服!”等刁大锤再醒来后,他就成了山本的勤务兵,专门给山本喂马。

  刁大锤便每天一只手端着个草料簸箕喂马,一只手牵着马跟山本鞍前马后地跑。他再也不打铁了,那出神入化的锤技便成为他永远的回忆了。

  山本占领章丘后,章丘的抗日武装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多了起来。他们使用游击战术,神出鬼没,打得日本鬼子应接不暇,疲惫不堪。刁大锤就在这时候知道刘屠夫已经参加了抗日武装,并且很快便和他联系上了,他利用自己在山本身边的有利条件,经常给刘屠夫送情报。游击队得到了情报,掌握了有利的战机,打起仗来就更得心应手了。山本为此很恼火,发誓一定要把游击队消灭掉。

  山本要消灭游击队的机会终于来了,由于游击队里出了叛徒,游击队的行踪被暴露。山本就紧急出兵,把那个游击队的秘密据点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伙游击队因此受到了重创。那一次行动刁大锤并不知情,等日本鬼子得胜回巢他才知道。刁大锤就很担心,等一有了空,刁大锤跑到外面与刘屠夫接了头。

  刘屠夫说,昨天晚上那一仗死伤惨重,有很多人好不容易杀出来,也都负了伤。而日本鬼子搜查得又太严,他们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那些伤员安排个安全的地方养伤。刁大锤就想到了一个地方,离章丘城不远的女郎山里,有一个山洞,是他年轻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藏在里面一定很安全。

  在刁大锤的帮助下,游击队便转移到那个山洞里,刁大锤也算是缓了一口气。总算是保住了自己人的力量,等哪一天他们养好了伤,便能成为抗日的主力。

  可是没过几天,索财主突然慌慌张张的来报,山本马上就紧急集合,领着大队人马急急向城外赶去。刁大锤也跟在山本身旁,他心想,是什么让山本这么急匆匆的。出了章丘城,眼前的女郎山就越来越近了,在索财主的引导下,日本鬼子很快便赶到了游击队员们藏身的那个山洞外。刁大锤心里叫声不好,游击队员们被索财主这个狗腿子发现了。

  山本的人马停下来,山本一挥军刀,索震就向山洞里喊话:“山洞里的人听着,太君已经发现你们了,你们快快出来投降,太君会饶你们一命。如果还负隅顽抗,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索震喊了半天也不见山洞里有什么动静,山本又一挥手,就见一日本兵架起一门六口炮来,炮口直对着山洞口。山本刚喊一声“开火!”就听见“啪”地一声枪响,那个日本兵就倒地身亡。刘屠夫在草丛里露了露头,刚才的那一枪是他放的。日本鬼子马上鸣枪还击,刘屠夫一溜烟的就跑远了。日本鬼子还想追,山本却制止住:“他们都在山洞里,他只是想调离我们,我们千万不能上当。放炮!”又有个日本兵准备来炮,刁大锤的心里也像被火烧着了似的,如果这一炮打出去,这支抗日队伍就会全死在山洞里。刁大锤心里就反复响着一句话:一定要想个法子救他们。

  山本看着对面的山洞发出阴恻恻的笑声。这时谁也没注意,有一个小孩一闪就冲到炮前,准备用身体挡炮眼。本田看到了,索震和索财主还有那些日本兵们也都看到了,刁大锤也看见了,并且认出了那个小孩,他就是刘屠夫的儿子顺子。

  本田看到小顺子,眼里都要冒出火来了,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嘴里喊着:“巴格,小子,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让你祭大炮!”山本就抽出了军刀,呼地一下向小顺子砍去。在一旁的刁大锤似乎都能听见刀风从耳边划过,来不及多想了,他喊了声“不要!”他疾走两步,身子就挡在了小顺子面前。然而,刁大锤的身子怎么能挡得山本的利刃呢,刁大锤的那只左臂在山本的刀下就如削一只萝卜,咔嚓一下就掉下来,血喷出了老远。刁大锤啊地一声大叫,就倒在了地上。

  山本一伸手就把小顺子抓起来,举在半空。刁大锤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山本的军刀。只见山本把小顺子抛向空中,然后就举起了军刀……

  一阵血雨把整个炮身都染红了。山本的军刀上挑着小顺子的尸体,发出阴森森的笑声。索震还有那些日本兵,也都发出了笑声。刁大锤倒在地上难过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悲怆地喊了一声:“小——顺——子!”山本没看刁大锤一眼,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刁大锤的存在了,因为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跟一截木头没什么区别。山本又挥了一下血红的军刀,命令:“继续开炮!

  刁大锤现在已经没了双手,成了个肉棍了。他费了好大的劲,才艰难地从地上再站起来。又迈着踉跄的步子一步步向大炮走去。在场的谁也没把刁大锤的存在当回事,只等着那声炮响。

眼看日本人的炮弹就要打出来了,只要片刻的工夫,山洞里那些游击队员就在炮声中牺牲了。刁大锤心里念叨着:一定不能让炮响,一定要把山洞里的游击队员救出来。只有他们活下来了,日本鬼子才有希望被赶走,他们是将来解放我们这些百姓的人,为了救他们,我一个人的生命又算什么?看来只有使出最后一招了!刁大锤“啊——”地一声大叫,身子突然拔地而起,蹿起了几米高。山本和那些日本鬼子,看着刁大锤这个怪异的举动,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刁大锤的身子蹦起来后,一翻身落下来,就跟一把抡起的大锤似的,头朝下倏地一下子砸了下来。刁大锤的身子是冲着大炮去的,那颗光秃秃的头一下子就撞在了大炮上。谁也不知道,刁大锤的头已经练就了一副铁头功,他本身就是一把大铁锤。刁大锤的头与炮身相撞,就发出了当地一声闷响。霎时间,刁大锤的头就如盛开的花朵,把大炮染的更红了。刁大锤竟以自己的身体为锤,敲出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锤。

  山本、索震、索财主,还有那些日本兵,都被刁大锤以身撞炮的举动惊呆了,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自我毁灭呢。

  可他们却没发现,炮身慢慢地转动起来,已经偏离了刚才的洞口。

  当山本他们发现炮出了情况后,那大炮已转了很大的角度,炮口已经朝着那伙日本兵了。山本、索震、索财主他们都傻了眼。他们想逃也逃不了了,只听见轰隆一声,大山里又归于沉寂。

  就在那一声炮响的同时,在刁大锤的家里传来了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声。刁大锤的老婆春杏顺利分娩,给刁大锤生下了个大胖小子。

  三年后,抗日武装越来越壮大了起来,有一支八路军队伍打进章丘城来,把日本鬼子都赶了出去。章丘城里一片欢庆。这时候春杏就抱着刚三岁的小锤子找到队伍的首长。她拿出一把军刀来给首长。首长抽出军刀来,只见那把刀乌黑发亮,寒气逼人,果然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刀。

  原来,山本的那块玄铁并没毁掉,刁大锤知道这块玄铁一定能打把好刀的,但这把刀却不能属于山本,不能属于日本鬼子;中国的铁匠用中国的铁打出来的军刀,只能属于中国人的。而房秀才的鲜血渗进了玄铁后,那块玄铁就更容易炼制了。刁大锤在炉里一共放了两块铁,一块是玄铁另一块是普通的铁。那些监视他的日本兵却没看出来。那块玄铁他只用了十几锤便打了一把中国式军刀,把它藏好,并悄悄地嘱咐春杏,好好保管那把军刀,日后有谁打进章丘城,把日本鬼子赶跑,就把军刀交给他。第二天,他就自毁其臂,把山本给糊弄了。

  春杏把军刀交给首长,也算是给军刀找了个真正的主人。

  以后,那个首长转战全国多个抗日战场,不管到哪里,他都带着那把军刀。那把军刀帮他立下了赫赫战功。冲锋的时候,他总是举着那把军刀冲在最前面,在与日本鬼子的厮杀中,把军刀舞得上下纷飞,那些日本鬼子的人头就如八成熟了的瓜一样,纷纷滚落下来。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