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新闻详情

南蛮子与刁变的传说

南蛮子与刁变的传说

2016-04-08 10:47:00 来源:临汾新闻网


  尧都区河西一带流传有南蛮子与刁变的故事。故事引人入胜,颇有趣味。

  先说何谓“南蛮子”。南蛮子,是古代北方人对南方人的蔑称。因中华文明最早发祥于黄河流域,南方开发较晚,古称江南曰“蛮”,塞北曰“胡”,东方曰“夷”,西方曰“戎”。后来由于战乱,北方人大批南迁,有利的自然条件,加上北方带来的先进技术,使得南方渐渐超过了北方。当然,今天各民族兄弟姐妹一家亲,共建和谐家园。本文只讲故事,别无他意。

  故事说,一南蛮子来到姑射仙洞盗宝,闻一歌谣曰“前七里,后七里,金香炉,在七里”。南蛮子一心想盗走金香炉,挖通了仙洞整个前后七里,就是找不到金香炉。南蛮子毕竟聪明,后在南仙洞庙见一金漆香炉,忽悟“七里”指的是“漆里”,遂盗走金香炉。

  后,南蛮子来到距离仙洞沟不远的参(shen)峪村,见麦场上有一碌碡(liùzhou),遂探问主人,欲高价购买。主人即刁变,一听怦然心动,心想区区普通碌碡,何以值如此价格,其中定有缘故,乃谎称需与家人商量,令其改日再来。南蛮子走后,刁变将碌碡隐藏。

  南蛮子又来,刁变说是孩子玩耍,不小心将碌碡推入深渊。南蛮子连说“可惜”。见状,刁变言,村中有的是碌碡,何不再买一个?南蛮子说:你有所不知,那个碌碡并不值钱,值钱的是碌碡两侧眼内的两汪油。夜深人静后,将油涂于眼中,经七七四十九日,即可开天眼,大显神通”。南蛮子走后,刁变涂抹,果然如南蛮子所言,天眼大开。

  时值暑天,人们都头顶烈日在田间劳作,刁变却剪了些纸人,贴在锄把上,竖于田间,顿时化作真人,锄起田来。有邻居请刁变帮忙,刁变亦如是剪贴,且嘱咐主人只干活儿不吃饭。邻居过意不去,照常去送饭,途中忽乌云滚滚,雷声隆隆,一场倾盆大雨骤然而下。只见地里空无一人,唯竖有几把锄头,锄把上的纸人均被雨水淋湿。

  刁变幼丧父母,由叔父抚养长大。其叔父听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十分羡慕和向往,刁变令其坐在小凳上,闭住眼睛,只听耳旁风声呼呼,待睁开眼时已经在苏州街头。叔父觉得果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观不尽人间美景,说不尽苏州繁华,玩了几日竟流连忘返。刁变给了叔父几个钱,告诉他花时一个一个去掏,就回去了。起初,叔父还照办,不想后来嫌麻烦,一次买东西时竟全部掏出,再掏时却没有了,只好千里迢迢讨饭而归。

  回来后,叔父告刁变忤逆不孝,将他遗弃他乡。县官传刁变到公堂,刁变申辩并非遗弃,是叔父不听其言。县官叱责刁变纯属荒诞之谈。刁变则说如其不信,让他钻甏(bèng)一试。县官命人取来一甏,在众目睽睽中,刁变将身一缩,跳入甏中。县官命其出来,刁变硬是不出。县官一怒,将甏打破,不见人,叫其名,片片皆应,遂命人埋掉。

  县官认为刁变是妖人,命差役四处捉拿。俗话说“女人口不牢”,后来刁变妻子失意说刁变根本捉不住,除非用发辫搓绳穿住他的锁骨。此话传入县官之耳,刁变被捉拿处死。刁变给妻托梦,叫她日日送饭祭奠,至七七四十九日便可复活。不料只差一日,又走漏风声,刁变被刨出埋在鼓楼底下。至今人们还说,只要鼓楼底下三天三夜无一人通过,刁变就会出世。

  刁变故事在尧都区河西一带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令人惊奇的是,今参峪村仍有刁姓,而且清末曾出一贡生刁射斗,民国年间曾参加纂修《临汾县志》。

  至于南蛮子,临汾河东亦有传说,说是卧虎山金牛洞,有一拉屎变金的金牛,后被南蛮子盗宝拉走,故变金的牛粪现在成了石块。若干年前有人曾在金牛洞附近发现金矿,可见这一传说并非怪异。

  (卢玉龙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