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对话刁亦男:习惯不被认可 别用“成功”形容我 记者/陆姝

  “我只用电影说话,不用采访说话。采访太多会是障碍,还是要让自己安静下来去想一些应该想的事。”被电影圈内人形容为“隐士”的刁亦男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出这样一番话。的确,在柏林电影节凭借《白日焰火》拿到金熊、银熊两座大奖之后,影片的主演廖凡已经接受采访到“嘴软”,刁亦男却“隐形”了。片方解释说,导演比较害羞,不太会面对媒体,刁亦男也确实一直像是在异次元,在《白日焰火》首映发布会上,主持人调侃他:“什么时候出续集?”,刁亦男一脸茫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与那些自如应对,与媒体周旋的导演丝毫不同。

  “十年寒窗无人识,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句话用来形容刁亦男一点不为过,一部《白日焰火》把刁亦男推上了世界电影的舞台,成为眼下最令人感兴趣的中国文艺片导演。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曾经给《爱情麻辣烫》、《将爱情进行到底》当过编剧、默默写了快20年剧本,他曾经拍过两部口碑不错的地下电影:《制服》和《夜车》,之后蛰伏了长达7年。

  7年里,刁亦男不断修改剧本,寻找能够被市场接受的平衡点。去找不同的投资,听取不同的意见。获得不同的希望,以及失望。不停地安慰自己,乐观地向前,同时,如他所说:“也在享受写作的乐趣。”身边一起起跑的朋友们张扬、刘奋斗、蔡尚君、孟京辉……都纷纷跑在了前面,成名成家,刁亦男也有着急的时候,但每次拿起笔开始创作,这些焦虑又会被一一抹平。

  他把拍电影比作乌托邦、白日梦,“电影总是能实现你在日常生活当中实现不了的梦,冒险也好、救赎也好、自己被欺负了把他们战胜了也好、或者自己从一个渺小的被挤在角落的人,重新获得了引人注目的某种‘白日焰火’也好。”人们以为《白日焰火》对刁亦男意味着成功、成名、咸鱼翻身,其实在刁亦男看来,最大的意义在于他心里放的那场“白日焰火”。

  一个中国电影导演,如何在当下商业大潮语境下,跟随自己内心的节奏拍电影和生活,坚持理想主义和艺术追求,并体面地获得世俗意义的成功?刁亦男做了最佳示范。

刁亦男作品

刁亦男的仅有的3部作品,《制服》在温哥华获奖,《夜车》入围戛纳,《白日焰火》拿了柏林金熊

焰火回响:我的作品和东野圭吾小说没可比性

  《白日焰火》在国内上映之后,呈现出两派不同的景象。电影发烧友们极力挖掘电影中留白和暧昧的地方,各种角度的解读层出不穷,也有不少“眼毒”的影评人,指出电影有模仿东野圭吾小说《白夜行》、《嫌疑犯X的现身》,以及经典黑色电影《第三个人》的痕迹。而另一派普通观众,则干脆表示:看不懂。在奖项的光环和争议话题的推动下,《白日焰火》5天票房过5000万,创下国际电影节获奖片少有的好成绩。面对这些“回响”,刁亦男一一给出回应。(点击观看:刁亦男独家解读《白日焰火》中的未解之谜)

  腾讯娱乐:有看网络上大家对电影的评价吗?

  刁亦男:不看,因为这个电影拍出去就是让人评价的,一百个人一百张嘴,也许说出一百个意见来。如果去浏览的话,现在也没有必要,目前并不是最急于要知道的。我反而是让自己放空一些,和这个电影尽量没什么太多关系。而且坚持自己的一些东西,实际上就是要排斥其他的一些意见(笑)。

  腾讯娱乐:有一部分观众觉得看不懂,您有听到这样的声音吗?

  刁亦男:当然有,因为里面的推理包括细节,稍微有一段不注意,后边就可能闭合不了,这很正常。看不懂再看一遍呗(笑),再买一次票。

  腾讯娱乐:《白日焰火》有很多留白和让人可以解读的空间,您自己心里应该有一个答案,但其他人怎么解读、跟您这个答案一样不一样,对您来讲是不是不太重要?

  刁亦男:对,当然我不希望只有一种解读,那样这个电影就太笨了,我希望一百个人有一百五十种解读,那样最好,说明它很丰富,很有味道,不是能一下子抓住一个具体的东西,每个人可能都会获得属于自己的体验。

  腾讯娱乐:很多人在猜测《白日焰火》是不是比较多的受到东野圭吾的小说,或者像《第三个人》这类的黑色电影的影响,您怎么看这种比较?

  刁亦男:我看过东野圭吾的很多书,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作者,但是我更喜欢日本的更老一代的作家,比如松本清张的,现在还有一个是京极夏彦的一些作品。松本清张更加结实,京极夏彦的想象力非常的狂野。东野圭吾当然也很好,但是太精巧了,有点甜。

  我要受影响的话,从小说的角度讲,可能像哈米特的《马耳他之鹰》、福克纳的《圣殿》这样的,但我觉得不用拿这个电影跟这些小说来比。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那个气息是不太一样的。如果一定说在这里面跟文学有什么瓜葛的,一个是哈米特,一个是劳伦斯·布洛克,甚至我自己也不敢肯定。如果你们看过这些书的话,会想到这两位作家,也不会想到《白夜行》或者是《嫌疑犯X的现身》。

  腾讯娱乐:《白日焰火》的影像是很电影化的,信息量很丰富,在中国的院线电影里面,观众可能很少有机会能看到这类电影。

  刁亦男:不知道观众会不会习惯或者感到新鲜,不知道观众会不会习惯或者感到新鲜,如果他们不习惯,把它变成感到一种新鲜,我觉得也很好。可能我的电影留下的一些互动的空间、想象的空间会更多一些,不是像以前的电影把它说的都很直白。我相信有很多观众会感兴趣,会感到不一样的东西。

  这部电影能在中国公映,我觉得本身就已经非常说明了我们在进步和包容,我们应该用一个特别宏大的一个视野来改变整个电影市场的结构,让更多的人不仅仅只看到之前那些似乎没有跟电影本体发生关系的商业片,好像中国只有这样的电影才能是过亿的票房,还有一些思想性、艺术性、商业性都有的也会进入市场。我也特别高兴这次放映很多人关注,而且对这个电影特别支持,我觉得有很多可读解的东西,显示了某种潜在的需求。说明观众是很聪明的,不要看低我们的观众。他们是可以被引导,同时他们也有自己的感受力。

  腾讯娱乐:相比其他在国外过奖的电影,《白日焰火》其实并不是关于民俗奇观、政治隐喻或者是揭露社会矛盾的,而是聚焦在人性本身,这种选择是完全出于您的个人喜好还是有出于审查的考虑?

  刁亦男:基本是个人喜好。我坚持一部电影首先是一个好的故事,一定要通过你的想象力,把现实过滤、构架、组合成一个故事,这是前提。不一定非得要直接地去反映社会现实,它可以从一个独特、典型的人物或者故事进入,也同样可以传递出你对生活、人生、情感的认知和态度。

  我是不喜欢把一些东西直白地去表达,我更喜欢暧昧一些的东西,好东西就是要表达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艺术本身就应该是这样。它更多的是要给你体验,而不是给你宣讲一个道理,那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前提。要达到这种目的,你的作品肯定要有美、有体验、有冒险、有暧昧、有诗意…你的故事要糅合出这些元素混合的气味。

  腾讯娱乐:现在电影圈这种攀比票房的风气,会不会让你有一定的压力?

  刁亦男:我很满意现在这个票房,如果按着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也可能会创造一个相当好的成绩吧。比票房你也要清楚,是什么样的背景下,和什么东西比。票房高了它一定是好的吗?也不一定。比如可乐是饮料界的票房冠军,它是最好的吗?这个事情不用去想,坚持自己的东西就好。好的东西不一定是拥有最多的观众,但是一定拥有最好的观众。相信这个就行了。我都愿意和最好的人在一起。

刁亦男

刁亦男凭借《白日焰火》在第64届柏林电影节获得金熊奖

金熊之味:别用“成功”形容我 担心拿奖变负担

  拿了金熊之后,刁亦男这个名字一夜之间被很多人所知晓。不少人恭喜他:“你成功了!”刁亦男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成功?作为一个导演,能一直享受在创作中、自由地表达,才最重要。”甚至,他“喜欢让自己处在不被认可的状态当中”,因为这样更有助于一直保持创作的热情和动力。这也是他不喜欢接受采访的原因,他并不想通过采访,让普通观众对他更加熟悉,“不熟悉我更好,那就只能靠电影来征服他们。”

  腾讯娱乐: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以后,您自己会琢磨和分析《白日焰火》为什么能拿金熊吗?

  刁亦男:我觉得这像是冥冥之中的某种潮流和暗涌,现在全世界的艺术片的市场都特别萎缩,据说每年只有屈指十来部艺术片可以进入一个正常的发行体系。在这个时候,影评人、影展、创作者,都需要寻找一个新的路径,让严肃的电影被更多的受众所能接受。

  我面临的问题就是,在之前找不到投资,同时跟自己较劲,不愿意放弃风格。在这个时候自然就会想到把商业性跟作者性做一种结合。其实在美国,从新好莱坞时代开始,就已经有了大卫·林奇和科恩兄弟等等导演,很符合我的口味。在这种前人的经验引导下,会去寻找某种榜样,把它在中国实现。同时中国完全有实现的土壤,因为中国现在的离奇事件,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自然和正常,这就是我们生活本身。保持你对社会、对人性的严肃的态度,同时把你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把这两种东西混在一起,编织一个有表现力故事,我觉得是真正的创作力。真正的作者是靠想象力吃饭的。

  腾讯娱乐:您现在有成功了的感觉吗?

  刁亦男:有人说“你成功了”,我说“啊?成功了?”(笑)成功是什么?真的不好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判断标准。我自己也没有一个标准。我觉得还是靠电影说话,一个真正的导演,他的作品应该是稳定的,应该有好的作品。你一直能够享受在其中,这个是最重要的。你把个人生活、个人感受和你要做的事情融为一体的时候,可以自由表达的时候,想表达的时候连想都不用想,出手就是那个样子,那是才是成功的。

  腾讯娱乐:拿奖会增加您对自己的自信?还是其实也无所谓?

  刁亦男:其实无所谓,我一直喜欢让自己处在不被认可的状态当中。那样我的作品就像是艺术上的复仇者。我想获得永远的激情和动力,我一直相信自己。

  腾讯娱乐:您担拿奖会变成您的一个负担?

  刁亦男:是。我觉得愉快就好,生活本身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的生活需要创作、去拍电影的时候,那你就去;如果你想干别的、休息,那你就去休息。你的生命中能拍几部电影是已经注定的(笑),如果你早早的把(比如)十部电影拍完了,不一定拍得出第十一部。所以,不用着急,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腾讯娱乐:在柏林一直到现在,您接受的采访都很少,这段时间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增加曝光率,特别是普通观众对您还不太熟悉。

  刁亦男:不熟悉也无所谓了,因为当你不被人熟悉的时候,你没有别的方法,只能靠你的电影征服他们。如果现在大家还不认识我,好,我还要去证明自己,我还要拍更牛的电影。我只用电影说话,不用采访说话。采访太多会是障碍,你还是要让自己安静下来去想一些应该想的事。

  腾讯娱乐:出名不好吗?

  刁亦男:有好有坏,不能说“出名不好”那太装了吧,确实有好有坏,还是得有所认识和控制。

《爱情麻辣烫》、《美丽新世界》、《洗澡》等经典影片的编剧工作都有刁亦男的参与

回首那年:朋友们都火了 对我也有刺激

  《白日焰火》拿奖后,电影资料馆的研究员李迅在朋友圈里写了一段话:“十八、九年前,一帮小青年洋溢着对电影的狂热,每周必到电影资料馆看电影,看完便冲进饭馆狂聊,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当时他们讨论最多的是剧本,自己做导演还是过于远大的奢望……如今,对电影的执着一一有了回报!他们是张扬、施润玖、刘奋斗、郑重、王要、蔡尚君、刁亦男!”

  刁亦男和他当年的小伙伴们的职业生涯,大都起源于一个美国小伙子Peter Loehr在中国开的一家叫艺玛的电影公司。公司成立不过三年,就集合起一群新生代导演,连续推出了《爱情麻辣烫》、《美丽新世界》、《洗澡》三部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的独立电影。刁亦男作为编剧之一,出现在这些电影的演职员名单里。

  回首那时的青葱岁月,刁亦男笑说,“那时候,总是微风在吹的感觉”。

  腾讯娱乐:能回忆下那段和朋友们一起创作的岁月吗?对您之后的创作生涯产生了什么影响吗?

  刁亦男:大概是95年左右,那时候我还在自由地享受青春的尾巴,那种感受是特别清晰的,游泳、讨论、烧烤Party、看电影……每天都是这样的事情。电视剧也写,电影也写,每个人的目标和喜好那时候没有固定下来,大家都是发散型地去讨论问题,没有固定下来的态度,都是在不断地吸收其他的电影、文学、生活给我们带来的新鲜感受。那时候总是微风在吹的感觉(笑)。

  腾讯娱乐:那段时间大概持续了多久?

  刁亦男: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在为Peter Loehr的公司里的导演,比如张扬、施润玖,给他们写剧本,因为这件事情,大家经常会聚在一起,比较密切的应该有五六年吧,慢慢地大家去忙各自的事情,就相对少了一些。

  从28到33这五年的时间,我们常在一起。后来我也拍自己的电影,斗斗(注:刘奋斗)、蔡尚君、盛志民也拍自己的电影,花就开了(笑),大家各自表达。

  腾讯娱乐:您上一部电影是2007年,这7年中间您都在写剧本吗?

  刁亦男:不可能天天写,是寻找一些能够被市场接受的平衡点,去找不同的投资,听取不同的意见,获得不同的希望,以及失望(笑),不停地安慰自己,乐观地向前。同时也享受写作的乐趣,写作不管怎么样本身来讲对我是一个乐趣,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腾讯娱乐:是什么在支撑您?因为大家可能很容易联想到,您可能像李安那样,长年在家里写剧本,经过一个很低潮或者说蛰伏的过程。

  刁亦男:其实也是一些信念。什么东西在支撑我?就是每天都在想,怎么让这个东西变成一个更有意思的东西?你急的时候或者茫然的时候,当你开始阅读、想象、敲字,你会被这些东西带着走进去,创作本身会让你平静,会让你获得乐趣。不是说一定要喝酒浇愁。我可能是进行创作或者是阅读,有时候发呆,晒晒太阳,就能把这些焦虑抚平。

  我是相信会获得机会的,即便没有获得机会,但是一定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如果我那时候一直没有坚持,我中间去做别的了,这件事情没有做下来,那么我肯定会后悔。但是我如果在坚持,哪怕最后没有成功,我很坦然,这个很重要。

  腾讯娱乐:您的朋友或者同学,很多人后来都要么得了奖,要么被大众知道了,这个对您会不会产生一些刺激?

  刁亦男:当然也有刺激了,会羡慕,但是我只能是把它变成一种良性的动力,去更加努力地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东西。我们也都是好朋友,谁做出一些成绩的话,大家也从内心由衷地为他高兴和骄傲。

  腾讯娱乐:会不会有人会建议你,你如果再多妥协一点,可能早就怎么怎么样之类的?

  刁亦男:但是你拍一部你不喜欢的电影,真的不如不拍。人的能量就这么多,你拍了一部不喜欢的,这个能量在你这节电池里就消耗掉了一部分,再也不回来了。但是你如果不用,你等着,相信我,将来早晚有一天会用上,这个能量一定释放出去。所以,留住吧,守住(笑)。

  腾讯娱乐:您这七年一直写剧本、改剧本,您的经济上会有压力吗?

  刁亦男:经济上还好,因为我对生活要求特别简单,所以没什么压力。这方面没有追求。

  腾讯娱乐:家人也很理解您?

  刁亦男:完全没有压力,自己觉得开心愉快就好了,这种感受也不是一定要有钱才能办到的,你如果穷一点,自然会简单一点。

  腾讯娱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还是有不少人能做到,但是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不容易吧?

  刁亦男:是,尤其是电影,小说、画画还好,就是一个人在家里写就行,电影真的是得一帮朋友,一桌上吃饭,是那种拍桌子就“干了”的关系,沟通也是现场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就明白,这也是有意思的地方。大家因为一些理想认识了,一直拍电影合作下来,真的就像一起成长、一个家庭一样,这个非常好,是电影给予生活的东西。

  腾讯娱乐:会不会有人觉得您这种想法太理想主义了?

  刁亦男:就是要理想主义,拍电影就要乌托邦!如果连这个你都放弃的话,那生活中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呢?我们剧组就是有理想主义和乌托邦的混合。所以要拼命拍的时候我们也会拼命地去拍,要慢下来的时候我们也会为了它的好而放慢。总之,是为了电影,没有别的用意,而且我们也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拍出好电影。

对于未来的计划,刁亦男坦言并没有马上就要开始新片拍摄,不会刻意趁热打铁

电影梦境:电影就是实现不了的白日梦

  关于《白日焰火》主题的解读有很多,很多人把“白日焰火”解读为“徒劳的爱”,但刁亦男反而看到的是“白日焰火”的顽强生命力、收获关注,也获得救赎。这也正是他希望通过电影来实现的:“实现你在日常生活当中实现不了的梦。”

 腾讯娱乐:拍电影对您来讲最大的乐趣,或者说您离不开它是因为什么?

 刁亦男:因为电影总是能实现你在日常生活当中实现不了的梦,冒险也好、救赎也好、自己被欺负了把他们战胜了也好、或者自己从一个渺小的被挤在角落的人,重新获得了引人注目的某种“白日焰火”也好。拍电影基本是一个个人行为,并不是说要拯救社会(笑),没有这些更宏大的意图。就是去做一个能够让内心生活更加丰富、更加活跃的一件事情。当然也希望被认可,被更多的人喜欢、看到,获得某种成就感。但是它最根本来讲就是一个梦,它可以是你的另外一层内心生活的体现。

 腾讯娱乐:大家正常情况下所理解的造梦的电影,可能是好莱坞的那种,您这个梦跟别人不太一样?

 刁亦男:我的梦就是这样,有爱情的冒险,有探案的乐趣、智性的游戏,一些影像上带来的对世界又感到绝望,又想亲近它的那种意愿,总是在最后那一刻,让绝望的、灰色的人生焕发出某种光彩,即便他处在心灵阴暗面的展示过程当中,但是即便在这个时候,你也可以看到他还没那么坏,还行,不要误读他,不要把他当成一个没有救药的人。其实这都是梦,电影拍出来存在在那里,就像你的平行宇宙,一直在另外一个空间里面伴随你,也许随着时间它会发散出不同的气息和味道,十年以后会不会再看这个电影,那时看会是什么感觉,可能跟现在不一样。

 腾讯娱乐:我感觉您对人性是有怀疑的,但是又觉得它虽然这么不好,但是也有可爱的地方。

 刁亦男:怀疑和悲观是前提,不过没有那么悲观,我得电影不像过去的黑色电影。像《唐人街》就非常阴暗绝望、悲观,厌世的情绪无可挽救。厌世、厌女在黑色电影里面都是特别常用的。我们既然要有所不同,想更真实的表达一种矛盾和纠结,于是就有了希望和复活的某种表达。


文章分类: 刁氏影视
分享到: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