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追忆父亲

2021-06-20 16:07

追忆父亲

山东曹县刁学刚


        今天是父亲节,追忆父亲一些往事,以示怀念。

        家父刁留宪系刁氏山东曹县西北支19世,出生于1933年,饱受了建国前的战乱之苦,又经历了建国初期的生活困难,1976年子女们逐渐长大,家庭生活有了好转,却又因病过早离世。每当想起,总黯然泪下。

        父亲建国初期毕业于曹县第二高级小学,可谓“村中秀才”,所以长时期担任村团支书、会计等公职。父亲思想进步,热心公益事业,在农村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事业中,总是积极走在前面。如建国初期全国开展的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中,时任村团支书的父亲,理所当然成了村里“扫盲班”、“夜校班”、“汉语拼音普及班”教师,整天围绕农民识字学文化忙的不可开交。好多年后,村里人还常说,自己认识的几个字,全是我父亲教会的。

        父亲十分重视忠孝传家兴家,重视家庭担当和手足亲情。自我记事起,就常听父亲念叨“父子不团结,外人欺压”的道理,常听父亲讲述“兄弟折箭”的故事,并且言传身教。建国初期,作为有些文化的父亲,外出工作机会很多,但是面对爷爷奶奶年迈、母亲过早病逝、长兄工作在外、小弟年少的家庭,父亲总是一次次放弃。父辈姐弟4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亲近,相互间从来没有拌过嘴,更没有出现过任何经济之类的纠纷。大伯每次探亲回家,兄弟俩总是形影不离,甚至我多次清楚记忆,兄弟俩即使吃饭时,也要端着碗到对方家里边吃边说。叔叔16岁时,父亲遇到一个入职当地供销社的机会,便毫不犹豫的推荐了我叔叔。1960年前后的经济特别困难时期,我大伯、姑夫均不在家,且自身难以温饱,我舅父家中也时常揭不开锅,身为村队干部的父亲,整天围绕4个家庭的生计奔走,积极出主意,想办法,相互帮助接济,共同安然度过了饥荒。

        父亲对我们兄妹成长十分关心。从牙牙学语开始,父亲就给我们讲故事,教识字。到了读书上学年龄,不论男孩女孩都让读书,这在当时我们那生活贫穷、教育落后的村庄,确是独无二家的。父亲对我们的学习辅导很有耐心,也很形象,如“+”号,是两道叠加,表示把前后的数合到一起,“÷”号上下两个点,就是前面的数被后面的数平分,真是易懂、好记,有效激起了我的学习兴趣,使我从小就喜欢上了学习。

        父亲的关爱重在格局,重在思想、品格、意志和教养。父亲经常讲些党的政策,讲些自然科学常识,讲些牛郎织女等民间传说,讲些岳飞精忠报国和抗击消灭日本鬼子的故事。记得 1960年春天,父亲看望在河南省水利厅工作的大伯回来后,一下子讲了许多见闻,其中就有听一位老红军讲的红军反围剿和长征故事。记得当时父亲讲的红军反围剿进行了 3次,虽然与史实不完全相符,但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却早早印下了“共产党好”,“毛主席伟大”的烙印。父亲还不断讲些励志的道理,有些话至今还常响耳边,如“地是黄金板,有地就有脸”;“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人怕没志,树怕没皮”;“不吃苦中苦,哪得甜中甜”;“好男不种祖传地,好女不穿嫁时衣”……

        父亲十分慈祥,也特别严肃。生活中我们遇到了父亲设置的很多个“不”,如:不能在背后议论他人错,不能与大人抢着说话,吃饭时不能敲碗、抖腿,坐席时不能站起来夹远处的菜,更不能用筷子在盘中乱翻……记得 10来岁时,马庄一位爷爷过周年,饭后我与堂哥每人装进衣兜里半个馒头,返回途中还很有能耐似地露给父亲看,不想父亲脸色一沉,竟训斥起来:饭桌上可以敞开肚皮吃,但是不能拿,拿了就是没出息。当时我虽然不知道“没出息”的更多含义,却记住了父亲的话,而后参加别人的任何宴席,我从没装回任何东西,哪怕一支烟,一颗糖。还有记忆中的唯一一次挨打:那是 6岁那年初秋的一个下午,大雨过后,村民们齐聚街头,我与 5、6个小伙伴跳进一片浅水中兴致勃勃地嬉闹,溅脏了衣服,撞倒了伙伴。叔叔喊我出来,我横竖不肯,叔叔下水拉我,我却脱口大骂,不防父亲突然出现,一巴掌打我屁股上,吓得我没敢哭出一声,径直跑回了家。我深深懂得骂人不对,从此再无骂声出口。

        父亲给了我人生的知识和坐标,父亲也校正了我人生途中的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