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光绪年间的一桩民事诉讼案

光绪年间的一桩民事诉讼案

徐志刚



1月27日,在招远古玩城地摊,买到一册手抄本。此本为宝丰号印制的朱丝栏成品账本,横22.3厘米,纵15厘米,每半叶十行,分为上下两栏。封面题“诸事录,光绪参拾贰年吉立,春亭记”。内容为光绪年间吉林珲春的一桩民事诉讼案。抄者春亭,记录了此案一审、二审及后续再诉的所有诉状、衙门批示和判决文案,从头至尾,非常完整,有很大的史料价值。此案发生在光绪二十八年到三十三年二月之间,而封皮标明抄记时间始自光绪三十二年。可见,“春亭”此人,不是当事人的名或字,就是与本案有密切关系的人。

以下按抄本文案顺序,加以介绍。诉状归纳为要点。

一、一审

1、原告诉状:原告杨有山,年43岁,原籍莱州府即墨县人,现居河南(笔者注:吉林珲春地名)张富屯。事由:被告焚契诓财。事实:1)被告刁燕陛借去卖马俄钱三百吊;2)河南王新和有油坊一处,被告与原告合伙经营。3)被告租郎姓草舍十间,地亩三十五垧,每年租钱四十吊,让原告搬到此处。4)原告要钱,被告以生意不好为由,将油坊和铺垫兑给原告,并写兑单,兑价四百吊。扣除借钱,“余欠二十(原文如此),未便清还”。5)因郎姓房东向原告追要房屋,原告找被告“问询追要钱债腾房等情”,原告将被告兑单文契诓出烧化,以致钱物空悬,含冤上告。(注:从后面的文案可知,此诉状时间为光绪二十八年)

2、被告辨状:被告具诉呈人春成涌,执事人刁燕陛,年四十五岁,原籍登州府黄县人。事由:捏词刁狡,抗债不偿,反行刁控。事实:1)兑给杨有山名下河南油房铺垫等件作价一百吊,外有铺垫单为证。2)去冬腊月杨有山拉豆油八篓合钱八十六吊四百文。3)自去岁至今除收净欠钱一百零六吊四百文,有清单账目可凭,向原告屡次讨要并未还清。

3、原告第二次诉状:具呈人杨有山,年籍在卷。事由:诓烧文契,焚毁兑单,容心昧债,刁狡累案。事实:1)重述卖马俄帖三百吊被刁燕陛借去。2)与被告合伙在河南张富屯开立油坊。去秋九月,被告将油碾兑与原告,合钱三百吊;家具器物合钱八十吊;外有房租钱二十吊。立单,并印柜图记。扣除借债后,又付给被告现钱八十吊。3)勾串房东,向原告要房逐佃。4)二月二十八日去找被告,被告将原告兑单文契诓出,烧化。堂讯时,被告说焚烧文契与原告无关。现因等修半月之久,店费食用无着,所以复呈。

4、被告第二次辨状:具诉呈人刁燕陛,年籍在卷。事由:原告勾通串谋,刁控诈财。事实:1)前俄乱之际,被告由崴口(海参崴)逃难,于九月初二日返回珲春,见商铺焚烧无存。花五百吊买回被韩民占领的二道营子油坊一处,当即赴崴求东合伙,于九月十五日方回珲春。2)今春杨有山、郎明发、张成义无故勾通将被告刁控在案。3)杨有山于前岁冬期领被告东本一千吊,在河南开设油坊,到去岁三月间并未开市,将东本赔去一半。因杨有山同另一伙伴杨立同不合起讼,公议立清结帖,铺垫等物交被告经理。去岁原告又将铺垫卖给被告作钱八拾吊。又拉被告豆油八篓。今春向原告追究钱项,原告无力归还并捏词诬赖被告借其俄钱三百吊。4)郎发明所控被告拉其谷草一事,彼时被告尚在崴口,郎发明等亦未回珲春,其硬要一万二千捆草价,没有凭证。5)张成义所控丢失财物,更属无据。其所控被告带俄兵拉其财物,彼时被告逃难尚未回珲春。被告外买之物,皆由粮台、街市买来,俱有账目可凭。

5、珲春副都统衙门的判决。原文抄录如下:“堂单该民杨有山,郎明发,张成义等,先后呈控商民刁燕陛焚契灭债,诓拉谷草粮石等情,三案当蒙批交左司承办处,秉公审断。等因遵奉,批饬传集两造,详细推审。惟杨有山所供借钱一节,毫无确据,只可权且酌断。所有两相往来互控不明陈欠,两免追讨。由刁燕陛名下出纳俄钱一百五十吊,付与杨有山五十吊,再有杨有山房东小豆房租钱二十吊,其余八十吊充公备用。乃其不服遵判,潜私他往,应将伊断出之钱,一并存公。至郎明发谷草一事,讯系乱后起,有俄文草票之据,故可判令刁燕陛出钱三百吊,交付郎明发二百吊,余钱一百吊亦请充公备需。至于张成义供情闪烁,事属子虚,应毋庸议。刁燕陛所焚契约,原系小豆房文,与别无干。取录小豆供押存卷,以免案悬久待而省拖累。所拟是否之处,呈请宪台鉴核批示遵行。”

6、杨有山、刁燕陛、杨立同河南张富屯油坊分伙契约,中见人曲春柏,于永春,王洛三。(略)

二、二审

1)杨有山诉状:重提一审事实,认为珲春副都统衙门右司、左司皆判不公,罚充公钱,所剩无几,并严押威逼,画押了局,所以不得不逃来省诉。又说其赴省后,刁燕陛又将原告所存豆子一百四十三石、马五匹一并霸去。

2)吉林将军衙门谕示,全文照录:“宪批此案前准。珲春副都统以尔潜逃无踪,已将所断钱项暂存公,等情咨行有案。现在尔既来辕呈诉,并称自尔走后,刁燕陛又将尔豆子马匹霸去。虽一面之词,不能尽信,惟查核原审,究未平允,自应提省讯办候咨。行珲春副都统,传齐人证案卷,送省听候发局讯究可也。等谕饬交到司,遵此相应,呈请咨提等情,据此拟合咨行。珲春副都统查照,希即将此案人证卷宗迅即传检齐楚,一并派员送省,听候饬发讯办,幸毋延缓可也。须至咨者。右,珲春副都统衙门咨。光绪二十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3)珲春副都统衙门公文,全文照录:“为咨覆解送事,接准将军衙门咨开户司案,呈叙原文,等因前来,遵即差传被告商民刁燕陛并房主干证郎小豆。尔去后,旋即据差役扳称,教民刁燕陛曾于八月二十间,往赴俄界海参崴一带贸易去讫,续即饬其柜伙前往崴口,速为寻回。旋即于十月二十日始将刁燕陛找回案。随即饬司,略为提讯刁燕陛,有无将杨有山潜逃省辕呈控去后,将其所存豆子马匹霸去。刁燕陛供称,杨有山走后,小民即赴俄界贸易,其豆马匹存放何处,交与某人经理,小民一概不知,焉敢乘其起后霸留,等语。伏查,杨有山既有此豆马,走时交与某人经理,如果刁燕陛乘其走后霸去,而该经理之人亦必有不依之举,足见捏造妄控。续将房主干证郎小豆尔传到,即由本衙门出派记名骁骑校尉章京连升带兵,一并押解送省,听候审办之处。并将其原卷一宗,相应呈请,备文附封咨送。为此合咨将军衙门鉴照收审,示覆施行。”

4)吉林将军衙门的判决,全文照录:“钦命吉林将军富、副都统成,为咨送事,发审局案呈案,准珲春副都统衙门咨送民人杨有山,投辕呈控焚契赖债,违断翻案,霸留粮石马匹。案内之被告刁燕陛,增租夺佃之房主郎小豆等二名,连原卷一并解省,令即移提司卷,讯断禀夺。等因批交到局,当即移准户司将原卷送案,遂即查核提部。原告杨有山等,隔别逐加讯明。缘杨有山刁燕陛均是山东莱州登州各府居民,于早年间先后来至吉林贸易为生。光绪二十六年,杨有山刁燕陛在珲春属界,租得郎小豆房屋,伙开油坊生理。至二十七年间,因东伙不合,将生意分劈。杨有山仍执原租字据,租住自理生意,并将房屋修补,共花费俄钱四百余吊。房东郎小豆欲要增租,杨有山所住房间系与其伙开生意时所立租契,恐杨有山拖欠房租连累,即由杨有山手内将租契诓出烧毁。后房东郎小豆查知,因无租契,屡向杨有山逼令退房。杨有山当向索要垫修房钱,郎小豆不认偿还。杨有山即以刁燕陛焚契赖债,串通郎小豆增租夺佃等情,在珲春副都统衙门呈控。饬交左司讯明前情,断令刁燕陛包还杨有山垫修钱项俄钱三百吊。刁燕陛欠未呈交,杨有山一时情急,复来省,以刁燕陛起断翻案,霸留马匹粮石各情,投辕呈控。蒙将刁燕陛等连原卷提案讯明。并据被告刁燕陛声称,杨有山来省后,业将前断包赔杨有山垫修房屋俄钱三百吊,如数呈交左司存案,等情再四根究。据借晰前情不讳,委无另有轇輵别情。查此案被告刁燕陛,因杨有山仍执伙开生意时所立租契,租住郎小豆房自理生意。刁燕陛恐其拖欠房租连累,即将郎小豆租契诓出焚毁,致被郎小豆增租夺佃。不付垫修钱项,以致杨有山屡次缠讼。查缴刁燕陛呈控,与杨有山伙开生意账目,多有涂改不清,无凭追究。业经珲春副都统衙门断明,自应仍照前断,令刁燕陛包还杨有山垫修房屋俄钱三百吊。应请咨行该衙门,候刁燕陛回珲春投案时,仍将前交存钱文如数给刁燕陛具领,以结斯案。该原被均甘遵断完案,应请即予省释,以拖累房主。郎小豆业已由保潜逃,房间已经杨有山退回。案已讯结,免提省累。提到原卷分别发还归档。等情禀奉,宪批如禀,断结完案。等因奉此。除将辞帖一纸,饬令刁燕陛领回外,理合将提到原呈四纸堂单一纸,一并呈请咨送,等情据此,相应备文咨送。为此合咨。贵副都统烦照,希将后开原呈堂单查收归档,并祈饬司,候刁燕陛回珲时,仍将前断交案钱项饬其具领施行,须至咨者。计咨送原呈四纸堂单一纸。右咨,珲春副都统衙门。”

三、“此案后篇复述”

1、光绪三十二年珲春副都统衙门的再诉

1)案件二审结束后,原告杨有山又以被告“将豆子马匹家器拉去” 为由,再次到珲春副都统衙门告状。(诉状略)衙门批:“呈悉此案既经省控断结,有案候饬,右司咨查原卷,依案讯断。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初二日。”

2)被告具诉呈人春成涌、执事人刁燕陛反诉状(略)。珲春副都统衙门:“提,春成涌执事人刁燕陛,呈诉杨有山判案玩法等情,由据已悉。饬司提案,秉公讯断。”

3)具诉呈人春成涌执事人刁燕陛第二次反诉状,时间为光绪三十二年冬月初三日。(略)珲春副都统衙门:“具诉春成涌执事人刁燕陛呈控杨有山逞刁叛案,狡展不休等事,据诉已悉。此案前经省断,曾咨本衙门有案,故尔等此次涉讼,当经批饬该司,仍遵照省断办理,仰尔等知之,勿再繁渎。光绪三十二年冬月十三日记。”

4)光绪三十二年冬月的这次再诉,春成涌、刁燕陛曾被监押,19家商号联名出具保书,担保案外听审。因民事保书少见,故原文照录如下,供参考研究。“具恳保呈人,街内众商等,为出具图书保结,联名承保听审不误事窃。因彼案人春成涌、执事人刁燕陛与杨有山,因事狡展,蒙批完结,于月之廿一日夜间,被押在案,不知因何情由。倘有别故,商等不敢承保。若因与杨有山之事,不忍袖手旁观,为此故敢联名出具图书保结,恳将被案人刁燕陛计保,案外听审不误。倘有别情,商等承保是问。谨此叩乞印宪大人案下恩准施行。恳保上呈。(福顺永等19家商户名称略。)光绪三十二年冬月廿三打图书保递上。”

2、光绪三十三年吉林将军衙门的再诉

1)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初八日,刁燕陛再递诉呈。(略)吉林将军衙门:“具

诉呈人刁燕陛,呈诉杨有山反覆刁控捏词罗织之案批:‘尔如无霸取杨有山元豆马匹之事,杨有山断不能平空捏控。诉词闪烁,显有不实。案已准理,着即列到候讯。’”

2)杨有山催促结案的状子。(略)吉林将军衙门最终的批示:“光绪三十

三年三月十三日递,十五日批出。‘查此案已经尔控,蒙军宪交由发审局讯明断结,呈奉军宪咨行珲春副都统遵办在卷,自应仍照原断办理,万不能听尔翻控。应予立案不行,原被饬回,毋庸候讯。著各遵照勿违。切切。’”

我们平时从书籍、网络接触到的,一般古代刑事案件为多,民事案件很少。这本手抄本,除了审判过程之外,详细记录了这桩民事诉讼案的全部文案,让人大开眼界。这个晚清司法审判的完整案例,对司法专业研究者来说,不可多得。作为法律专业的外行,在抄录过程中,我注意到以下几点细节:

1、诉讼案是在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俄乱背景下发生的。俄乱灾难,不仅使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七千余人被沙俄屠杀,各地累计遭害百姓多达5万以上,动乱更由黑龙江漫延至吉林珲春,与义和团运动叠加,加重了人民的苦难。被告刁燕陛从海参崴逃难回到珲春时,商铺被烧,油坊被韩人占领。从中还可看到,在吉林省,民间还在使用俄钱。有关资料显示,当时俄国道胜银行的银锭等还在吉林等地流通,反映了光绪末年国家主权和经济被沙俄侵略的史实。另外,原被告都是山东省胶东人,同为“闯关东”的,是晚清山东大量移民东北的缩影。

2、清朝司法审判,同当代相似,皆为二审终审制。

3、审判的时间,自光绪二十八年首诉(具体时间不详),一审珲春副都统衙门约在当年作出判决。原告于光绪二十九年三月上诉到吉林省,吉林将军于当年底作出二审判决。审判时间应当说不算长。

4、原告多次诉被告借去三百吊俄钱,但因为毫无证据,均未被采纳。从双方提供的事实看,原告诬告可能性很大。

5、一审判决,将一部分标的钱充公备用,不知何意。是对诉讼人的惩戒,还是诉讼费用,需要进一步研究。

6、双方诉状中用到“严押威逼”、“串通差人”等词。再光绪三十二年再诉案,珲春衙门所批,都是“遵照省断办理”,但在光绪三十三年,吉林将军衙门突然批曰“如无霸取之事,断不能平空捏控”之说。由此,衙门收受贿赂,司法腐败的情形,隐隐可见。

7、保释制度,古今中外都有。古语:痴人作保,说明担保风险很大。19家商户为刁燕陛作保,说明此人的声誉还是很不错的。“担保文书”写法,很有参考价值。

8、光绪三十年正月到三十一年九月吉林将军为富顺,时任吉林副都统为成勋。二审判决书,只写“富”、“成”,而不写全名,可能为避讳。

二○二○年十一月三十日



文章分类: 古迹文献
分享到: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