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送战友刁永春

刁永春战友

内蒙军区通信总站站史荣誉室


大山深处的通信兵




战友重逢


好战友


曾经工作过的坑道机房



战友们回到大山深处的老连队


通信总站建站五十周年佳宾


《大山深处的通信兵》出版发行

和林战友北京合影


重踏青春路   再返旗杆山

(2015年8月1日)

    永春一生疾恶如仇,与世无争,真诚待人,有求必应。是我们难得的好战友!

——孙宝昌




    刁永春在连队期间,曾任载波值机员,炊事员。他很内秀,无论做什么都不吭不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连队出黑板报他能写得一笔好美术字,画出秀美的版画。    退休后,他热衷战友聚会。他把4年当兵的历史视为一生最辉煌最幸福的经历,他把和林曾经与自己一起战斗过的战友视为亲人。因为他的父母去世早,他和他的兄弟姐妹跟奶奶长大。艰辛的童年,无助的少年,是部队给了他快乐的青年。至使他在生命的迷留之际还在想念着战友,还在渴望见上战友一面。和林五连的战友们,如今也都两鬓斑白,许多人身体虚弱,重病缠身。但他们听说刁永春病重的消息后,不顾酷暑,从四面八方赶到朝阳医院刁永春病榻前,给了刁永春临终前最大的安慰。死者不能复生,活者为之感动。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生老病死人生自然规律。让我们共同怀念当兵的历史,加倍珍惜今天留下的战友情谊!

    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康。

——胡世琪                   

《怀念战友刁永春》


曾几何同举芳华,

共戎装为国戍边。

梦依旧潮起潮落,

而你却很远很远。

怀念中痛在心底,

近咫尺天涯难见。

愿天堂不在困扰,

友虽去春在人间。


——赵伟

    刁永春是我在入伍到连队载波班的第一任带班组长,也是学习载波业务的第一任启蒙师傅吧。记得那时我和同年战友王迪菲跟他的班,每次吃饭都盯着他,只要他一放筷子,我俩就赶紧去洗碗,三步并两步的跟着他进坑道中的机房接班。刚跟班时,我们都挺怕他的,他也特别严肃,时间长了,感觉到他是不善言谈,但很实在的一个人,对我的成长进步给了很大的帮助。冬天时,如果是夜班吃夜餐,他向来都是披着棉袄,从不穿着,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会永远怀念他。师傅,祝你在天堂安康!

——李国庆


春节聚会


怀柔聚会


包头聚会



临河聚会


怀念我的好战友刁永春


    刁永春就这样突然离我们而去了,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相信!战友们相聚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刁哥非常关心战友,并且乐于助人,那是2016年,我们几个和林战友相聚在内蒙古临河。当时,腿上被蚊子叮咬,我无意间说忘带风油精了。天色已晚,刁哥出去到药店给我买了回来,我当时特感动,泪水打湿了双眼,谢刁哥!为战友默默付出,不求回报,关心战友,乐于助人是刁哥的一贯作风。

    刁永春战友走了,我会永远怀念你!刁哥一路走好!

——韩桂珍


天津聚会


深州聚会


我认识的刁永春


    记得1976年5月,我刚到五连时,见他瘦瘦的身材,瓜子脸,最有特点的还属那双小的不能再小的黑眼睛了,心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小老鼠"。别看是小老鼠,还很严肃呢,没把我们这些小新兵蛋子放在眼里,更是没有搭理过我(可恨的老兵蛋子)!虽然如此,他的外表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

    离开连队后,我与刁永春仅见过两次面。第一次见面是刁永春一行几位战友由呼市转乘火车回北京,恰好我开车去送行。他坐在我的旁边,这么近的距离,虽然是聊着天,我还是忍不住悄悄地去看他的眼睛,还是深藏不露,看不透,但他的行为举止,透出更多的慈善与仁爱。他还是那样不苟言笑,端着老兵的威仪,不由的令我有点小小的心慌,心想,老兵蛋子,什么时候了,还吓人呢?同时我还有一种感觉,他体弱,好像内存不足。

    第二次见面是“40年战友喜相逢”——白洋淀之行。岁月伊始,大家都变了,刁哥当然也变了,变得漂亮了。脸圆了,也白了,与年轻时比较,发福了。他头上有了白发,略带混浊的小眼睛里放射着沉着、坚定与智慧的光芒,看得出来,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他变得非常成熟,自信满满,再不是最初我印象中的那个刁永春了。这以后,我与刁永春在微信群中天天见面,我也常与他的见解一致,混熟了,我也改口了,刁哥长,刁哥短。

    今年四月初的一天,刁哥申请加我微信,我欣然接受。谁知他一出来就喊我李国庆,心里纳闷,并告诉他,“我不是李国庆,你找错人了吧?"随后我就将他删除了。没成想,第二天早上,他又申请添加我,我心想,这回应该整明白了吧。确认添加后,我问他"怎么又回来了,想起什么?还是忘记了什么?"我把从“大山深处的通信兵"中找到的李国庆头像发给他。可他还是没弄清楚我是谁,并说“对不起,昨天操作有误,请问你谁?"哎,真的是没脾气了,我说"不知我是谁为何加我?",他说“我是你的战友"。我发了截图给他,并告诉他"在群中自己找。心想,用你那双聚光的小眼睛好好去扫描吧!没想到刁哥很快就认出了我。当时,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并告诉刁哥,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他加深记忆。

    4月29日凌晨00:26,刁哥来信   : "提前祝福你五一劳动节日快乐,阖家欢乐!"晨起,我看到后回复: "谢谢刁哥,刁哥早起还是晚睡了,也祝你五一节快乐,幸福满满!"

    5月26日下午6:03,刁哥向我敬礼,8:26,送我一束祝福小花,红红的小花好漂亮,心中暖暖的。与此同时,我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刁哥有事?……接下来是等待,等待刁哥的再出现,看看大群,每天都有刁哥的身影,是我多虑了。

    6月18日,我看到刁哥在战友群临终告别,心想,别逗了,玩笑开大了吧?紧接着,战友们不断发来的信息,令我惊愕!不敢相信,但确实是倒计时……噩耗传来,呜呜呜!   刁哥走了。午饭是和着泪水咽下去的。我翻看着刁哥的微信留言,终于明白,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在和战友们一一道别,也在和我道别,忍不住泪如泉涌。

    刁哥不知道我私下里叫他小老鼠,不知道我对他的认识、看法与评价,如果我继续与他沟通,刁哥会说什么呢? 我会告诉他这一切吗,遗憾。根据战友们对刁哥生活的介绍,刁哥清贫,他的画,清幽恬淡,细致入微,其实也正是他内心世界真实的写照。我见到的刁哥干净整洁,稳重自信,一点看不出他生活的艰辛,把自已的不如意,不外露、不示人,坚强、刚毅,何等的军人风范,敬佩!

    刁永春走了,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自然规律不可抗拒,活着的我们还得继续前行。祝愿我的战友们,都平平安安,健康长寿,祝愿大家活出自己,活出精彩!


芦国毅   于呼和浩特

2018年6月21日

白洋淀聚会



我们是一朝战友,一世情缘。

拉不乱,扯不断。

——阿平


    人生,最重要的节点是开始和结束。你的开始我们无法参与,你的结束唤起了多少战友的关爱与回忆,体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平凡而弱小的你,因此而结束的灿烂!这是我的一点感触,写给已去的刁哥。

——刘凤茹


    怀念老兵刁永春!你的离去让战友们万分思念,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憨厚的音容笑貌,不会忘记你朴实的深情厚谊。愿老刁在天堂没有痛苦,只有绵绵不断的战友情相陪伴!

——邢津兵

    不说了,那么多战友对他的评价已经很到位了,他是我永远怀念的刁哥!

——周秀萍

愿刁哥在天堂永远快乐!

——姚海琴


廊坊聚会


欢度新春


刁永春的网名是“早春二月”

聚会地点恰好也是“早春二月”


北苑聚会

(2018年4月8日)


    刁永春待人真诚、个性耿直、心灵手巧。他从不阿谀奉承,说话单刀直入,办事既认真又痛快。他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能工巧匠,他手工制作的军舰模型令战友们赞叹不已。他的画作在连队回忆录《 大山深处的通信兵》 一书中有完美的展现,而他服役期间精心绘制的专用图纸至今还保留在各级指挥机关的资料库中。

—— 王宝顺


    亲爱的战友刁永春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他为人谦虚,待人热情,乐于助人,他对连队的每一位战友都愿意提供无私的帮助。刁永春怀念所有老战友,生前有好多愿望还没有来得及实现,有点遗憾。永春战友的精神品德值得我们继承发扬!    我的好战友刁永春,我们会永远怀念你!

——张克明


    从刁永春病危到去世,让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战友情。战友们在得到消息后纷纷来电询问,比如乞文福、王建英、王宝瑛、刘凤茹等战友。黄新河的儿子远在新疆,得到消息立即告诉他,他马上从河北打来电话。赵成营等许多战友直接奔医院探视。战友张京生在17日探视后,第二天上午又放下手中工作,再次来到医院默默作安抚亲属的工作。

    刁永春病危牵动着战友们的心,战友们的这种情意也感动了住院部探视入口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否是探视时间,只要一提看望刁永春,均放行。

    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六八年的老兵杨金龙和八二年的新兵李晓江,他们与刁永春素不相识,却慷慨解囊,还有与刁仅有一面之交的老兵吴春娣和王小燕大姐也是。平日在群中从不露面的小个子姚国萍是第一个从湖北转账过来表示心意的。天津的郑彩凤战友每星期要透析三次,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在群中用语音为刁永春加油!我的老班长娄国芳远在廊坊,早晨六点多就赶到了医院前来为刁送行。前往医院告别的许多战友都是头一天晚上从外地甚至国外赶回来的……

    什么是战友情?这就是!我为我们的战友情点赞!


——杨连钢

    这是刁永春在北京朝阳医院的病床上用手机给从天津赶来探望他的两位战友拍的照片。



刁永春的作品


和林战友回忆录

赞 小 草

——为送别刁永春战友而写


    生命源于平淡,不管你有过怎样的成就与辉煌,不管你有过怎样的甘甜或苦涩,不管你有过怎样的欢快与烦恼,终将归于平淡。

    胡适曾说:“生命本身没有意义,你要给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做点有意义的事。”人生在世,我们不可能都成为出类拔萃的人才,很多想要的东西也不一定能得到。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色,如果你不能成为一棵大树,就做一丛灌木;如果你不能成为一丛灌木,就做一棵小草。人活着不仅仅需要物质的生活丰富和满足,更需要有一种精神。    我喜爱小草的顽强精神。虽然它没有大树那样高大的身躯,也没有鲜花那样迷人的芳香,但是它那顽强的精神却永远鼓舞着我在困难面前不低头,不屈服。我敬佩小草的平凡品德。的确,大树的茂盛令人敬佩,鲜花的芬芳令人陶醉,而小草既没有茂盛的肢体又没有娇艳的容貌,但小草却有着顽强的精神、刚毅的性格、平凡的品德。它的精神能给人以鼓励,它的刚毅能给人以坚强,它的平凡能给人以奉献,它的存在能给人以启迪!

    是的,我们也许成就不了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是只要做一棵这样的小草,就具备了做人最基本的品质。让我们每个人都来做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吧!学习它不屈不挠的顽强性格,学习它坚韧平凡的优良品质,学习它奋发向上的拼搏精神!

    疾风知劲草,病患见真情。刁哥安息!


战友戴丽华   2018.6.24


在刁永春病重期间,前往医院探望的战友有:
吴春娣、刘建国、孙宝昌、王宝顺、戴丽华、杨连钢、周秀萍、张京生、王建英、王宝瑛、高莉娜、乞文福、刘香梅、牛书祥、张克明、姚海琴、田翠平等。

前往北京朝阳医院为刁永春送行的战友有:

娄国芳、刘建国、郭玉英、王宝顺、戴丽华、孙宝昌、杨连钢、乞文福、张京生、周连生、王建英、张良、郝存义、杨培荣、杨宗继、胡世琪、张荣华、蒋春荣、佟新、王宝瑛、高莉娜、刘凤茹、刘香梅、周秀萍、夏继敏、张克明、赵成营。共27人。

送   战   友


    刁永春战友,北京人,1953年出生,1973年入伍,在部队曾任载波值机员、炊事员等职务。他是一位团结同志、真诚待人,热心工作,任劳任怨,特别能吃苦,特别顾大局的好战友,在祖国北疆的大山里和我们一起战斗了多年。他把内蒙古和林看作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把战友当成自己最亲的人。

    刁永春退伍回到北京后,把自己当兵的历史视为一生最为荣耀的经历。他曾经多次回到内蒙看望老战友和老连队,也曾多次热心地牵头组织战友们聚会。他为连队回忆录《大山深处的通信兵》画的素描封面受到了广泛赞誉。

    我们是几十年的好战友,情深意浓,心心相印。六月初,刁永春在身体病重的情况下,不但照常给战友们发微信,还筹划了端午节的战友聚会,期盼大家再次光临“大碗居”。端午节的前一天,在他生命弥留之际,还念念不忘战友,渴望与战友见上一面。当他看到战友们从四面八方来到他病床前时,他是那么的高兴,那么的满足!戴着氧气面罩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甚至拿起了手机为来自天津的两位战友拍照。他还歉意地对大家说,咱们的聚会搞不成了。在场的战友们十分感慨地说,我们现在就是聚会呀!

    端午节这天上午,雄安新区的战友特意赶来看望他,可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午竟然传来了让战友们为之震惊的恶噩!

    永春战友走了,他没有留下遗憾,也没有了痛苦。但是他的突然离去,却让战友们措手不及、悲痛不已!大家纷纷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情和心意!甚至有的从未谋面和并不熟悉的战友也慷慨解囊,表示了自己的一份心意!战友情胜过手足情,当时那种场面简直让人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

    在告别仪式上,我们在场的二十多位战友代表未能前来的内蒙、天津、河北、河南、山东、山西、湖北、四川等天南地北的所有和林战友庄严、隆重地送了刁永春战友最后一程。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

通过各种方式向刁永春同志家属转送慰问金的战友有:

张京生、郭玉英、丁津华、王宝顺、戴丽华、史卫东、刘建国、孙宝昌、李一平、谷秀平、张良、孟元、周连生、夏继敏、赫丽娜。

乞文福、马迎春、牛育花、田翠平、王建英、王宝瑛、王英英、包洪波、刘耀凤、刘凤茹、刘香梅、邢津兵、李永亭、李晓力、李国庆、李晓江、张荣华、张克明、张胜旗、杨连钢、杨培荣、杨哲文、杨和蒙、陈丽云、肖彦文、佟新、芦国毅、阿平、周永林、周秀萍、杭文财、赵伟、赵成营、胡世琪、姚海琴、姚国萍、娄国芳、郝存义、贾旭惠、高莉娜、董坤林、蒋春荣。

韩桂珍、石国祥、刘立金。马红静、马书民、王云荣、王小燕、王英奎、王景晔、包树宽、刘汝祥、孙凤敖、杨金龙、杨宗继、杨荣先、吴春娣、张春旺、李伟、李英杰、郑彩凤、闫春梅、郭昌平、唐志德、黄新河、高建国、张太仁。


《悼永春》


  永世芬芳绽不衰,
  春潮谱写爱心海,
  千锤铸就真善美,
  古钟声声悼悲哀。

             赵伟   作
             2018.6.24

和林精神永存!

和林战友永在!

战友刁永春永远在我们心中!


文章分类: 事迹传记
分享到: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