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农刁氏文化研究院.jpg

为花鸟书魂


为花鸟书魂






  为花鸟

  艺术人生

  情系新疆墨作香。一幅25米四季花鸟长卷,泼墨挥洒中描绘春花、夏荷、秋菊、寒梅的动人姿态……

  日前,我市著名花鸟大写意画家刁成美应邀在新疆乌鲁木齐美术馆和克拉玛依文化展厅相继举办个人画展,此次展出是由徐州市人民政府、乌鲁木齐市文联、克拉玛依文联和中国画艺术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此次画展展出刁成美近年花鸟写意精品100余幅,且大多是大幅作品。画展取得了空前成功,可谓观者云集。

  刁成美的大写意花鸟画给人的感觉是大气,以及大气所生发出的视觉冲击力。放笔直取,汪洋恣肆,一任激情奔泻。但又韵味十足、意趣盎然,给人一种挥洒自如,妙境天然之感。这是观众对刁成美作品的评价。

  ◎文/本报记者 蒋新会

  图/本报记者 聂伟华 刘莹

  A

  沙土作画

  艺术为媒

  刁成美出生于1946年,沛县人,现任徐州彭城艺术馆副馆长、花鸟画研究室主任。他擅长大写意花鸟画,传统功力扎实,文化修养深厚,作品风格苍茫悠远、朴拙大气。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画展,许多作品被国内外藏家收藏,出版有《刁成美画集》。

  刁成美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没读过美术院校,而他的大写意花鸟系列问世后反响强烈,被众多书画艺术爱好者所追捧。忆起自己童年画画的经历,刁成美依然感慨万千。小学时他的课本、作业簿,凡有空的地方都被他涂得乱七八糟,他也因此常被老师训斥,罚站。但更多的时候,他是在被雨水冲刷过的路面上用破瓦片、枯树枝描摹那醉人的山山水水、鸟语花香,一画就是老半天,有时到午饭后晌,有时到昏鸦满天,母亲焦急的呼喊声才能把他从沉醉中唤醒。

  “那时候家里穷没钱买纸张,我就到处捡废弃烟盒取开作画。”刁成美说,在他住的一间破茅屋的墙面上,画满了人体骨骼,以至于村里人都不敢进。他还喜欢给村里老年人画像,几乎全村的老人都画遍了。更为传奇的是,他画的人物肖像被一个女同学看到了,非要找他给她姥姥画像,他不到两个小时就画好了,看到过的人都夸赞说真是太神了。没想到这张画竟使他与这位美丽的姑娘喜结良缘。

  B

  历经波折

  痴心不改

  文革期间,因为出身的问题,刁成美的身上仿佛一直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但他对书画艺术的追求却从未停止。

  1972年黄寺学校缺音乐、美术教师,校长看中了他,破格录用他为民办美术教师。在短短的两年里,他办黑板报、校刊,把学校的校容校貌和艺术氛围搞得有声有色。此后,他还曾到电影院搞过美工。期间所创作的电影海报、幻灯片都得了一致好评,并被选送到省城参加观摩展览。小有名气后,县里越来越多的部门争着让他过去搞宣传工作,面对这些诱惑,他都一一谢绝了。为能开阔眼界,学到高水平的技艺,他毫不犹豫地辞职到北京、天津、南京等大城市,执着地拜访了许多著名画家,并得到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的细心指导。期间临摹了大量的历代优秀名作,深入研究传统技法,体味先贤大师的用笔立意。

  “那时候,我真的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回忆起求学的那段日子,刁成美印象深刻。他每天画画到凌晨三点多钟,有时通宵不辍。

  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与理想,“以技入道”、“以书入画”,探索一种既有造型美又有笔墨意趣,见情见性的大写意花鸟画法。他立足传统,努力汲取宋、元写意花鸟画笔墨韵致的特征,明、清写意画创作手法,揣摩前人的精神境界,领悟笔墨构图要领,并不停地深入生活,从大自然中寻找灵感。

  十余年来,刁成美的足迹遍及祖国的山山水水,置身大自然,他感觉自己太渺小了,原来追求艺术的过程是如此快乐。

  C

  继承传统

  超越自我

  “艺术创新必须有根”,而继承传统就是最重要的根基。写意花鸟画是传统中国画具有民族特色的画种之一,富有很强的艺术生命力。明清以来,备受世人关注。自青藤,白阳,到石涛,从扬州八怪到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他们都是独自蹊径,各有千秋,把写意画推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为后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

  刁成美的画立足于“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进行了多年的实践,并坚持创新,每幅画中都融入了自己对生活和人生的理解。

  著名作家赵本夫对刁成美评价道:他自学成才,悟性很高。在习画的道路上,面对的是一个个大师,一座座高峰,也是一座座宝库,流连其中,如一位坚定的探险者。他不懈追求了很多年,终于进入了艺术的殿堂。看他的大写意花鸟,能明显感到他在努力学习、继承前辈的画意,同时又能强烈感受到他自己对大写意花鸟的理解,用墨、用色、用水都很大胆,特别是对水的运用,使画面增加了一种骨感。因为这种骨感,使他的大写意花鸟脱出了闲情逸致的层面,有了更多生命的意味,同时水墨流韵,花草和鸟虫都鲜活起来,有了魂魄与灵动。

  在花鸟画徘徊不前的今天,时代呼唤体现当代审美精神的花鸟画。刁成美找到了自己的绘画语言,他自制的毛笔,肚大尖细,挥洒自如,无拘无束,并大胆地运用以色破墨、以墨破色的手法,画出浑化无迹、色彩多变、层次分明的大写意花鸟画。他常说,书法是“胆”,而大写意画更要有超人的“胆量”。刁成美就在“放胆”创新中,为花鸟着魂魄,为写意添新韵。

2010年11月23日《徐州日报》

文章分类: 精英荟萃
分享到: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