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容器
新闻详情

海对面的思念    大连医科大学研究生院 刁晓悦

海对面的思念

大连医科大学研究生院 刁晓悦

    时常喜欢一个人在海边漫步。一个人有所思,亦无所思地沿着绵长的海岸线前行。没有时间的约束,没有外界的干扰,亦没有路程的限制,就这样慢慢地行走在属于自己的斑斓世界里。
    秋日北方午后的海滩,凉风徐徐,波光粼粼。此时潮水开始退落,整个海面安然沉静。来到一处平整的礁石上小坐,浪花飞溅,洒落脸庞,流到嘴里咸咸的,涩涩的味道。海鸥旋舞,低吟浅唱,矫健的身姿,轻扬的节拍,和着浪花的声响,在蓝莹莹的海面上久久回荡。太阳悬挂在西天,海面静得宛若一面镜子。此时,我的身躯已经完全融入了大海,在大海的臂弯里酣睡,飘渺,游戈,且渐行渐远。
    海的那边是我的故乡。一条细沙弥漫的小路,承载着我,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和少年。儿时也很喜欢海,喜欢在那里洗海澡、捉螃蟹、打海蛎、沙滩的小树林里捉迷藏,浩瀚的海面上漾着串串笑声。
    还清晰记得,在高考结束的一个午后,海边的礁石上,留下了我们三位挚友的合影。青春亮丽,笑意盎然。洁白的海鸥,欢快的浪花,湛蓝的海水,追逐的白云,尽收在这张不足半尺的照片里。合影后,我们三个人在松软的沙滩上一字排开,头枕着白沙,眼望着蓝天,将多日来紧绷着的神经放松,再放松。海风的爱抚,沙滩的温柔,让我们静静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在这沉静的氛围里,各自想着心事。不知谁吟起了唐朝崔护的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一句诗词,给了大家雅兴,纷纷拾起贝壳,在礁石上写下了这段浪漫的诗篇!面临着求学,就业等人生抉择,也许从此天各一方,相聚无期。
    多年后的今天,不知挚友们是否还会记起当年爽朗的笑声?是否在每个不眠的夜晚,也会端详着这张泛黄的照片,极力追溯那曾经的风华正茂?若干年后,当有一天我们重逢在海边,又会是怎样的心境?
    眺望着海天交会处的故乡,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大海,亲人,同学,老屋,还有那块曾留下诗篇的礁石,汇成朵朵浪花,澎湃着我的心扉。童年里那个盛满我欢声笑语的小院落,已人去楼空,杂草凄凄;当年天真无邪的挚友们已经花开各地,即将踏入社会的门槛。那块当年留下豪情诗篇的礁石,已经被成片人工养殖塘取代,人是物非。只有阵阵海鸥的吟唱,才让我找回些许当年的印记。
    “海如黛色深,浪如雪点溅。” 此时,海面已经恢复了寂静。我聆听着海浪轻轻拍打礁石的声响,仿佛听到它们窃窃私语,这是浪花和礁石温柔的对话。浪花眷恋着礁石的沉稳和厚重,礁石仰慕着浪花的轻盈和娇美。海浪时常会掀起狂澜,接天而下,那是浪花对礁石表达爱慕的唯一方式。而此时,心只能是一叶小舟,在波峰浪谷中漂泊,一会儿在波峰,一会儿又到浪谷。在这快速的沉浮中,体验着什么是幸福,什么是苦痛。

    晚霞将西天渲染的通红,那一缕霞光,恰似金丝银线,洒向辽阔的海面。晚归的渔船早已驶过涨潮的双眼,当海水漫过苍桑的脸庞,打湿的是唐诗宋词的韵律,挽留住的只是一季飘散的日子。尘事纷杂,变幻无穷。始终离不了对大海的缕缕情怀和诗意。当人们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苦苦追寻这些虚幻的东西时,大海依旧在潮涨潮落,不知疲惫。


源于 2013年11月1日《大连医科大学报》


文章分类: 各地宗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