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容器
新闻详情

刁美玉:最美“临时妈妈”

刁美玉:最美“临时妈妈”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还嗷嗷待哺时,父母就远离家乡,到遥远的城里谋生糊口。很多时候,他们只能从电话中或者从偶尔寄来的汇款单中,感觉到父母的存在。人们给这群孩子起了一个酸楚的名字:留守儿童。而在即墨丰城镇北雄崖所,村里的留守儿童们却有一个共同的妈妈:刁美玉,她今年48岁,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两个女儿都已经成家立业,从计划生育岗位上退下来后,刁美玉义务照顾村里的十几位“留守儿童”,帮助孩子们辅导功课、做家务,陪孩子们做游戏,三年来从没间断,被孩子们称为“最美的临时妈妈”。


下午四点,刁美玉正在家里忙着做饭,今晚有五个孩子要到家里来吃饭。


面条很快擀好了,眼看快五点了,即墨上空又飘起了零星的小雪花,刁美玉放心不下孩子,穿起衣服就去村口张望,一出门就遇见了最先放学回来的的韩新妮。


安顿好韩新妮,刁美玉又跑出去接年龄最小的陆植泰。小植泰只有七岁,父母3年前就外出打工,留下他和姐姐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这让刁美玉很是心疼。


傍晚的即墨城郊,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7度,刁美玉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钟,才接到了小植泰。


回到家里,五个孩子全到齐了,刁美玉马上开始烧水下面。


也许闻到了浓浓的饭香,也许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原本情绪低落的小植泰,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最近这两年,刁美玉的丈夫搞起了海水养殖,每次孩子们来,刁美玉都会给他们改善生活,拿出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海鲜。


吃过晚饭,刁美玉照例要辅导几个孩子做功课。最近,有两个孩子情绪不太稳定,成绩下滑的很厉害。


功课复习完,已经是晚上九点,该送孩子们回家了,可9岁的韩新妮却支支吾吾不肯走。最近小家伙很想念远在青岛的妈妈,情绪有些低落,刁美玉决定,让她留下来和自己一起睡。


晚上九点半,刁美玉挨个送孩子们回家,小植泰有点恋恋不舍。


伴着冬日里凛冽的寒风,刁美玉开始往家赶,虽然已经十分疲惫,但一想到小新妮还在被窝里等着她回来,刁美玉心里暖和和的。

青岛网络电视台2012-12-22  


文章分类: 各地宗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