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长”的一天:一声令下,和战友出动车辆140余台次

2月7日上午7时30分,长江上吹来的风,冻得人直打哆嗦。

距离长江不远的武汉市江夏区金港工业园里,许多“迷彩服”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这里是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停车场,34岁的刁亚男扯了扯车厢后的帆布帘,用绳子固定了一下。

上午8时,随着湖北省军区前进指挥所一声令下,9辆货车组成的车队缓缓驶出停车场,刁亚男驾驶的车排在第五个。车队通过金口收费站,驶入京港澳高速,向东西湖区方向行进。

一路上,刁亚男和随车的安全员武兆冲,不时用河北话聊着。

两人都是河北人,老家一个在邢台,一个在邯郸。刁亚男比武兆冲年长14岁,2004年入伍,是空军预警学院的一名汽车兵,四级军士长。2020年,是他在部队的最后一年,“年底我就要转业回老家了”。

今年1月11日,刁亚男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来到武汉,准备陪他在部队过个年,“她们第一次来武汉过年,没想到碰上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进驻江夏区后,刁亚男只能抽空通过视频跟妻儿说几句,“昨天9岁的儿子写了篇作文,说‘爸爸是抗击疫情的英雄’。”说起儿子,刁亚男笑了笑。

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半个多小时后,车队通过武汉北收费站驶入东西湖区,“入库以后,每三车一组,分开停放。”对讲机里传来指令,“洞(零)五收到!”刁亚男回复。不一会儿,车队驶入武汉明聚供应链发展有限公司院内,这里是盒马鲜生的仓库。

把车停在仓库口,刁亚男带着武兆冲忙活起来。他们用保鲜膜把牛奶、卷纸、方便面等物资包裹起来,搬进车厢。不一会儿,300多件货物就把车厢装满。随后,他们开车来到盒马鲜生鸿达中央广场店,二人和店员一起卸完货,开车返程。“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任务,有点紧张,幸好碰到‘老班长’,教会我一些防疫的常识。”武兆冲笑着说。

二人回到驻地已过了中午12时。此时,同样34岁的龚建,已经吃过午饭准备出车。

汽车兵、16年军龄、四级军士长、参加过2008年雪灾和汶川地震救援、面临转业……龚建和刁亚男有太多相似之处。更巧合的是,龚建的妻子孩子也来到了武汉过年。

龚建来自航空兵部队,他驾驶车辆是队伍头车。2月6日,他和战友们为7家医院配送生活物资,从早忙到晚。7日下午,他所在队伍的5辆车,负责市内几家武商量贩超市蔬菜的运送。

从江夏区到东西湖区,龚建一路上话不多。“他可是我们部队的维修骨干,出了名的能吃苦,像老黄牛。”同车的支援队副政委王立勇说。

下午1时42分,车队来到湖北常青麦香园食品有限公司院内,开始装货。菜薹、大白菜、胡萝卜、地瓜……龚建忙完自己车的货,又去帮助其他车辆装菜。两个多钟头,他一直没停。

下午4时30分,龚建驾车来到汉口百步亭花园的武商量贩龙庭店,货车穿过狭窄的道路,稳稳停到超市仓库门口,一位工作人员竖起大拇指说:“这技术,牛!”

随后,龚建在车厢里搬,超市工作人员在车下接,半个小时后,近5吨货物卸完,龚建用手抬了抬帽子,喘了一大口气,额头已经冒出汗珠。

看到车厢里有些脏,他用手捡起车厢里的菜叶。“别用手,用这个!”超市工作人员送上一把扫帚,龚建笑了笑,冲对方点了点头。

龚建开车回到驻地已是下午6时,天色渐暗。简单吃过晚饭后,他回到房间开始洗澡、洗衣服。

晚8时30分,在另一个房间里,刁亚男打开手机微信,和妻子孩子聊起来。

晚9时30分,驻地熄灯,第二天等待他们的,又将是忙碌。

据了解,2月7日当天,支援队出动车辆140余台次,人员270多人次,是支援队成立以来,出车台次最多的一天。(湖北日报供稿)

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2020-02-08


文章分类: 各地宗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