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诗人刁永泉老师

拜见诗人刁永泉老师


吴元贵


美篇2019-11-19





    前天,得知著名诗人刁永泉老师已经从加拿大回到汉中,相约见面。昨天,他等我了一天。因我和一位朋友去勉县回来迟了失约,害得刁老师白等我一天。今天上午11点,我去拜见了他。

      刁永泉老师住在大河坎的一个家属区里,离我很近。我上了三楼,见他的门上的春联还是崭新的。这是往年他从加拿大电话托人请王大中先生写的春联。王老师的隶书对联古拙而显灵动。走进刁老师屋里,只见刁老师穿着单衣,手里拿着一本蔡如桂的书,正忙乎着。我问,刁老师,这么冷的天,你还穿的这么单?刁老师说,我在整理东西,还出汗了。原来,他在整理书架上的书籍和资料。

      刁老师原是汉中市文艺创作研究室专业作家。几十年来,诗书为伴,手不释卷,学习了一辈子,写作了一辈子。他说,早在家乡勉县上小学时就爱好文学,爱好诗词写作。读初一时,他在班上年纪最小,在一位大几岁的班长的引导下,阅读了大量的外国著名诗人的名著作品。1978年时,他的诗作就发表在中国权威杂志《诗刊》上,而且一次就刊两页半,引起省作协的惊异。他的诗作,以新诗为主,兼有歌诗词、歌谣、散文,格调新颖,富有生活气息,非常接地气,成为陕西最有代表性的诗人。他先后出版《刁永泉诗选系列》等诗集8部,影响深远。
    上世纪90年代初,陕西省诗词学会先后两次派员来汉中,找到他,鼓动成立诗词学会,他说没时间。后来省上来人拿着人大主任杨吉荣的手谕,他没法推却,只好发起成立了汉中市诗词学会,设在创研室,就请创研室主任郝昭庆先生担任学会会长,他自己当选首届常务副会长,第二届后当选为会长。现在被推举为名誉会长。退休后,仍然创作不断,时有新作问世。就是在加拿大给女儿照看孩子期间,仍然不懈学习,不懈写作。
    今年,他将1962年(他17岁)至文革后期写的旧作(名为《朦胧诗以前的抽屉诗歌》)整理抄成电子稿,又是几百首作品。
     此外,他还画画,花鸟山水存一百多张,也治三十多方印自己使用,怕上瘾误了写作,就不再敢画,不敢篆刻……
    他坚持练习书法,这批书法,都是王羲之散帖,及《十七帖》、或张芝草书的临作。他熟记于心,随手就写,呼之欲出,从不张扬。以我之见,他的诗书画印,堪称佳品,为人师也。
刁老师赠送我一组他的书法作品。
以次在他的书法作品上钦章。
刁老师妻子赵夏菲的作品。
刁老师自己装裱的书法作品册页。册页里的书法作品都是在旧挂历背面随意即兴写的,其内容大多是王羲之散帖,及《十七帖》、或张芝草书的临作。
刁老师书法随笔,贴几幅书画作品,供大家分享。
   刁老师这些作品,闲暇之余信手拈来,娴熟自然,飘逸闲淡,诗情画意蕴含其中,没有丝毫的做作,不乏精品,可见书法功底深厚,更见书法真谛。相比之下,有些书者,故弄玄虚,歪歪扭扭,自吹自擂,昭然上墙,令人生厌。
    刁老师还送我十多幅他的书法作品,我如获至宝,要装册收藏。刁老师还给我说,年龄大了,学习书法有益健康。我当至理名言,将后也要提笔习作书画,陶冶自己。
贺敬之寄赠刁老师的《贺敬之文集》,他留下第六卷内载有贺老赞扬他诗集的信件,把前五卷转送给我。我特别喜爱。
     我上学时课本上有贺敬之的《回延安》,至今不忘里边优美的信天游诗句。特别是第五卷是歌剧歌词卷。著名的歌剧剧本《白毛女》就在里边,还有曲谱。这是我的最爱。
赵夏菲教外孙花花画画。
刁老师夫妇在加拿大经管外孙女花花期间,赵夏菲教外孙花花画画。他教3岁多的外孙女写字。这是外孙女三至四岁时的习作。


文章分类: 精英荟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