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刁震峰用心感知人生

耄耋老人用心感知人生

于恒 罗前彬

看书是刁老每天最喜欢做的事。 于恒 罗前彬 摄

 

从1948年5月19日走进革命队伍那天起,现年83岁的刁震峰老人,已经用文字记录下自己走过的日子。62年、2万多个日子、237本、1500万字,一部《我的日记》,堪称一部跨越60年的社会百科全书。它记录的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革命经历,是一个家庭的编年史,也是一部人生的感知录。

  日记是一部丰富革命史

  1948年5月19日,21岁的刁震峰被乾安县人民政府派往长春前线,担任县战勤队文化教员。也就是在当天晚上,他在一张剪切过的伪满旧画报上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篇日记,当记者打开这个64开大小的日记本时,一种历史的沧桑感扑面而来。这个只上了一年半学的文化教员,日记里会把“要求”写成“约求”,把“郑重”写成“正重”,甚至还有东北方言,但在工作中,他却是一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革命先锋。

  “文革”期间,日记成了他相信党、相信领袖的真实记录,哪怕自己被划成“走资派”被批斗,他依然坚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1967年,他的48本日记被“造反派”搜走,油印成一本《刁魔日记》,他的态度是:你批斗你的,我写我的。就是在“陪斗”会上,他心里也在为当天的日记打腹稿。

  经历了政治上的长期压制、夫妻两地生活,1984年,刁震峰被调回吉林省卫生厅,从事他喜欢的文职宣传工作,直到1990年离休。

  日记是通向写作的桥梁

  “自由旧体万千行,拙笔难登大雅堂。灵感频来圆我梦,总把日记做诗囊。”上世纪50年代初,只上过一年半学的刁震峰突然做起了诗人梦,从此以后,日记本变成了练笔的草稿本。从顺口溜、打油诗,到尝试新格律诗、“郭小川体”,60年来,日记中他共写了2500余首诗。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刁震峰诗集》出版,收录了老人各时期不同体裁的作品800余首。“歌颂真善美,痛斥假恶丑”作为他诗歌的主题,被题写在该书书脊上。刁老把日记当做通向写作的桥梁。在他的日记里,除了诗,还有一些类似小小说的文学创作。

  日记记录儿孙成长历程

  刁震峰和夫人已是耄耋老人,刚过“金婚”,膝下4子,孙辈有3人。日记里,老人怀着慈爱之情、期望之心,记录了他们成长过程中的好事、坏事、趣事,分享了他们的开心、烦恼、成功、失败。

  四个儿子出生在建国初期,经历了建国初期的物资匮乏,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经历过“文革”的狂风暴雨,也见证了改革开放带来的生机活力;现在各有事业。小孙女刁卉是最受老先生“偏爱”的精灵,从降临人间的那一天起,爷爷就自聘为她的“御史”,详尽记录了她的成长历程中的点点滴滴,到她10岁时,已经写了24本,约120万字。《卉卉日记》更是为很多人所熟知。即将成年的卉卉现在已上高二,听爷爷讲,孙女成绩优秀,学习努力。

  刁振峰的237本日记被视为从个人视觉研究60年中国社会变迁的重要史料,已有几位社会学者提出向他购买或者影印的请求,都被他婉拒了。如今,儿孙们已经没有了记日记的习惯,刁老说,他坚持记日记的基本动力来自于“自强不息的人生价值追求”。“不做衰翁做帅翁”,刁老说,他会把日记记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


源于长春日报2010-07-20

文章分类: 精英荟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