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礼堂及其始祖间公简介

刁氏宗祠简介及部分建筑设施说明

根据典礼堂所存谱牒记载,刁氏宗祠始建于乾隆乙酉年(1765年)间,共三进。同治八年(1869年),曾重建宏通正殿。所有建筑在一九五八年“大办钢铁”时被拆除,材料用于充薪炼铁,而后即被夷为平地。

20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大地人文回归。刁氏族人中贤孝卓见者又倡议建祠续谱。于是典礼堂第十届理事会便于庚辰年(2000年)十月初八至冬月初六在原宗祠旧址附近重新建起了三进宗祠。现仍保留的第二、三进即当时所建。2014年成立的典礼堂第十一届理事会在原来的基础上对原来的宗祠进行了扩建,新建了典礼堂主殿—明夷殿,并改建了门楼。使得刁氏宗祠扩建成前后共四进现在的规模。

现就刁氏宗祠的规模布局及构筑物命名作个说明:

现如今重新修缮的刁氏宗祠,取庙宇式建筑造型,其群构的中轴坐落在从子午线上,坐北朝南,前低后高。整体布局依次是门前广场、旗坛、井栏、门楼、围墙、天井、廊庑(待建)、拜堂、享堂、石鼓、香柜香炉、寝堂等一应设施。

新辟门前广场长55米,宽25米,占地面积1375平方米,新建了乡村大舞台(由清溪镇政府投资5万元兴建),使祠堂总面积达到了近3200平方米。广场以混凝土作硬化处理。

旗坛、井栏处左侧青龙之位,完全符合青龙宜近、临水、且高且大的要求。旗坛上立旗杆三根,可分别悬挂国旗、族旗和宗人旗(临事而设)。井有三德,一曰平实,粹其外而华其内,至清至美,冬暖夏凉;二曰平等,意即不分贵贱高低,人人皆可取用;三曰平衡,能大体保持相对水位,不内涸不外溢,即取即生,取之不尽。故刁氏族井题名曰“三德井”。

宗祠第一进是新改建的门楼,长15米,进深5.9米,总高8.2米,其中下檐口高4.3米,重檐距1.6米,脊高7.8米,占地面积达72.57平方米。仅厚重的大门就高达3.02米,宽达2.2米。整个门楼耗资达40万元左右。门楼系重檐结构,上檐下方悬“刁氏宗祠”扁额一块,赤底金字分外夺目,红黄相配,取火土相生之意。门楣上书名之曰:“晋阳门”,取《易经·火地晋》晋卦爻辞之意。该卦离火在上,坤土在下,有日出之象,阳气渐隆,欣欣向荣。

宗祠第二进建筑,依惯例大多设制为拜堂。拜堂的定位为多功能场所,可祭祀问卜,可供奉先人,可操办红白喜事,( “拜堂成亲”一词,即来源于此),可依照宗法族规惩戒不肖子孙等等。本祠堂的拜堂取名“祀飨堂”,顾名即可思义。东方大边为人位,西方小边为神位。人位置办供案一张,案上陈列供品,祈请先人享用。神位安放神龛一座,龛内端坐雍公,盼为后人消灾。神龛两侧书一联,上联“虽非孔孟谁做主”,下联“家有雍公即是神”,横披“有求必应”。

宗祠第三进,一般都设做享堂。享堂是祠堂的中心,其功能定位为议事堂。规模较大的祭祀活动,一般都在享堂举行。此外,享堂的上位可供奉祖宗挂像或塑像,享堂的人位可陈列宗人优秀者或杰出贡献者的挂像、生平或事迹。本刁氏宗祠的享堂,自首建以来便叫“典礼堂”,一直延用至今。其来历和内涵因谱上未做记载,现人也无从考证。祠堂内柱联曰:“祠风威正千秋立,堂势尊严万代传。”门边柱联曰:“春露秋霜忠杰满门名耀祖,萍踪藻洁英贤遍地业光宗。”前联直接嵌名祠堂的威严;后联歌颂我刁氏英贤忠杰,光宗耀祖。

第三、四进之间是个院落,也是宗祠内最大的空地,这里设有宗亲捐赠的石鼓一对,出自一百多年前朝廷奖励我宗亲的礼物,极大提高我宗祠的文化品位。一尊大香炉和一对香柜也是由我宗亲捐赠,便于我四方宗亲祭祖时燃烛烧香之用。

第四进是寝堂,也称祖堂、后殿。是安放祖宗牌位的场所、神灵安寝的地方。新建主殿自2014年12月9日(农历十月十八日)正式开工,至2017年11月主体工程竣工,历时近3年,耗资约135万元。新建的刁氏宗祠主殿东西长19.2米,南北进深13.6米,脊高12.2米,马头墙高12.65米,一层檐口高5.26米,二层檐高7.98米,一、二层之间天窗1.5米高,占地面积261平方米。作为祠堂最重要的主体建筑,寝堂地坪最高,体量最大,庄严肃穆,流光溢彩。此寝堂题名为“明夷殿”。明夷者百度解释:伤也。火入地中,掩伤明德,君子在厄,三日不食,文王之难,困于荆棘,凡百事且宜息。此卦坤上离下,为火入地中之象,日出地上,其明乃光,但若入地,则明伤矣。

寝殿在后部两侧,可分隔出东西两个夹室,祖宗牌位的安置,祭祀礼器的存放,宗谱文书的保管都可以放在此处。

廊庑(待建)是依围墙搭建的有屋顶的附属设施,左右对称。可做通道,可遮阳防雨,可休息游憩,遇有大型集会,亦可开展餐饮服务。

墙外玄武位设“五谷轮回"所”或称“曲径通幽”处,此处背道悠静,正合于大开方便之门,解决后股之忧。

再就款式、装饰及绿化略作说明:

祠堂的营造款式,包括瓦作,梁架、门窗、斗拱、屋顶吻等诸多内容。

瓦作处大式与小式之间的混合形式。既非硬山,也非悬山,而是将悬山与微派的封火墙相结合。其房顶呈前后两面坡造形,一条大脊和四条垂脊,两端山檐直抵封火山墙。山面裸露,没有什么变化,显得质朴坚硬,故称硬山。晋阳门楼与明夷寝殿均采用组合式屋顶与重檐,变化多端,气势恢弘。

祠堂的装饰有油漆、彩画和雕刻等方面。油漆以生桐油打底,熟桐油上色罩光,防潮防腐,经久光亮。门厅的彩画主以和玺类型,明间色调上蓝下绿,次间上绿下蓝,稍间上下互换分配,还夹杂有画师的自由发挥。仪门炮钉密布,漆色朱红,两边的祠联,立意高远。上联:“祠堂别致谈家论国议天地”,下联:“宗人不凡习武修文塑江山”。明夷殿的彩画也含有和玺成分,但用色自由。门前楹联“金鸡立地脚下留吾姓,翠竹顶天枝前见我形”是我族人紧扣“刁”之字形民间传说"鸡爪刁",“竹叶刁”而作,特色鲜明,唯独我刁氏宗祠专用,可称传世佳作。走进大殿,两旁高大立柱以大红为主,柱上金龙盘饶,栩栩如生。楹联采用红底上书行楷金字技法,工妙于点画,神韵于结构,结密而无间,飘犀而庄重。上联书:“祖德绵长一脉源流先世泽”,下联书:“宗功浩大满堂酝酿太和春”。典礼堂彩画多为苏式写实手法,内容如云纹、莲花、牡丹、芍药、蝙蝠、展蝶、书画等等。所有雕刻赋于雕件以生动造型,有鸯鸯戏水,有喜雀登梅,有鹿鹤同春,有松竹延年……寓意深刻,喜庆呈祥。

祠堂注重绿化(只是规划、已实施部分,余待逐步实施),典礼堂前的庭院,栽有玉兰、海棠、牡丹、桂花,取“玉堂富贵”之意。明夷殿前的陵院,东西对植雪松两株,精选实生苗成株,枝型平展,树冠不偏,以冀氏族各支脉均衡发展。殿门左右两边,对称列植桧柏两排,取哨丁守护之意。桧本良木,惜宋时秦桧卖国,后人竟不以“桧”为名,足见汉奸之耻深入人心。今罚“桧”柏为我寝殿守陵,意在警示族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做秦桧第二。寝殿两山各栽朴树数株,意在有朴服务。又植慈孝竹数丛,寓上慈下孝之意。廊庑迎面密植短木多种,诸如红头石楠,金边黄杨,竹节冬青等等,修剪成斑爛色块,甚为可观。行道两边路牙,遍植麦冬葱兰,天井陶砖地坪,遇湿地衣自生,每当雨后天晴或温润时节,令人常有“青苔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淡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之慨。品评一座建筑群,常常见微而知著。

轮回之所也是祠堂不可忽缺的一部分,植以珊瑚树、夹竹桃、菱霄、紫藤等遮蔽树种以掩之,以方便出入,曲径通幽。

最后,望我宗人多思、多想、多议、多论、多习武、多修文,按照我们祠联要求的那样,既为家又为国而集体上进提升!

诚如是,则吾心幸甚!吾族幸甚也!

含山刁氏舒庐支脉仓房六二世(筠)敏提供资料并撰写初稿

含山刁氏大刁支脉下彭六三世节木整理加工润色完成定稿

公元二O一九年九月九日


唐代文史学家颜师古所作

间公遗像赞词

巍匕泰山 威仪济楚 应召德星 化感贼虏 伊吕之俦 颜闵其偶 万岁千秋令名不朽   颜师古赠

注①:颜师古(581年—645年),字籀,祖籍琅邪临沂(今属山东)人。后迁为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市)人。唐初儒家学者,经学家、语言文字学家、历史学家,擅长于文字训诂、声韵、校勘之学,他还是研究《汉书》的专家。

注②面对秦二世暴君腐政,刁间极力倡议并参加反秦运动。不仅为楚怀王复国提供财力物力,而且他的盐渔场也为楚怀王输送军力。对此唐代文史训诂学家颜师古后来为刁间遗像题赞词时,称刁间济楚之功可与商代大臣伊尹、周代齐国太师吕尚相比。

(二)

《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1990年12月第一版107页记载:刁间 汉初大工商主。齐(治今山东淄博东北)人。在齐经营煮盐、捕鱼致富,家产钱数千万。

坐落于安徽省含山县清溪镇大刁村西典礼堂刁氏一族自元末明初迁入含山及周边,已历20多代。拜汉初大工商业主刁间为始祖。

根据史书记载:刁间,西汉初齐(治今山东淄博市临淄)人。大工商业主。他聪敏好学,乐善好施。当时齐俗贱视奴隶和俘虏以及流民,瞧不起奴婢,并以他们为患,而刁间却独爱之,特别善待他们,将他们收雇来晒盐捕鱼、在盐(渔)场做工,管吃管喝,渐而经营商业,以此致富,家产数以千万,成为巨富。同时也使得奴虏流民们乐业安生,当地社会安定祥和。《史记·货殖列传》记其事迹,今学者将其列为中国古代23巨商之一。

具体点说,西汉初,齐国大商人刁间,经营手段与众不同,他专用奴隶为其做事。他不仅使用奴隶,更重要的是他还特别地信任奴隶。

奴隶们的生活是很悲惨的,他们其实就是两条腿的牲口,除了拼命劳作之外,没有任何做人的权利,他们任由主人买卖、毒打和宰杀,就是主人允许男女奴隶之间结婚,那也是为了奴隶的繁衍,因为奴隶的后代还是奴隶。

我们的始祖刁间,所处的时代是齐国的奴隶制还较盛行的时期。与别人家的奴隶所受的非人待遇相反,刁间家的奴隶人人都能享受到比外界一般平民还要优厚的待遇,刁间家的所有晒盐捕鱼、从商人员从其身份看几乎都是所谓的“奴隶”。刁间信任他们,给他们权力,并为他们置办家产。

一般人家都不喜欢自己家中那些聪明的奴隶,那是因为害怕奴隶算计自己,刁间却特别喜欢头脑聪明之奴隶,在他看来,这些人只要使用得当,他们一定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更多的财富。因而刁间时常从奴隶市场上买回一些头脑聪明或者个性过于倔强而遭到主人抛弃的奴隶。

很多奴隶由于长年得到刁间的信任、重用和奖赏,他们有的也积攒了些钱,凭这些钱,他们完全可以买一个象征平民身份的爵位(民爵),但他们都放弃了这些机会。刁间家的奴隶当时都这么说,“宁刁毋爵”,意思就是宁肯在刁间家做奴隶,也不到社会上购买那些所谓的爵位。

刁间的信任赢得了奴隶们的忠诚而勤奋劳动,奴隶们个个为刁间拼命挣钱,使得刁间家财源滚滚、富甲一方。这里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当时其富有毫不为过。

众所周知,我们的古人是以诚信为立人之本的,诚信历来是社会的主流意识。值得提出的是,我们典礼堂刁氏始祖间公对待奴隶如此信任、对待别人如此信任的优良品质和“不拘一格选人才”的大度胸怀一直影响到其后裔。我们作为典礼堂的子孙后代在我们新建大殿—明夷殿为我们的始祖刁间公竖像立传,其真正意图就是要把我们间公始祖这种优良品质和大度胸怀永远继承下去,并不断发扬光大。

合肥市行政学院副教授、正县级调研员

刁节木拜撰

典礼堂第63世孙(原籍含山清溪下彭村)

           公元2018年2月9日


文章分类: 宗祠祭典
分享到: